查看: 517|回复: 1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葡京代理网址多少,亿金娱乐开户

百家乐论坛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08:36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本帖最后由 李虎 于 2018-11-27 14:44 编辑



内容简介
作者用通俗的语言阐述了精神分析的潜意识、内驱力、心理结构、梦、心理冲突、神经症的病理心理基础,以及日常生活中心理现象等基本理论。
对从事心理学及医学的专业人员具有指导作用,亦可帮助普通读者了解自己,增强心理素质。

目录
第一章 两个基本假设
第二章 内驱力
第三章 心理结构(之一)
第四章 心理结构(之二)
第五章 心理结构(之三)
第六章 过失和诙谐
第七章 梦
第八章 病理心理学
第九章 心理冲突与常态心理功能
第十章 当今的精神分析

沙发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11:40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

查尔斯•布伦纳

第一章两个基本假设1

精神分析是一门科学体系,由弗洛伊德(S.Freud)所创立,至今它的发展仍与弗洛伊德的名字联系在一起。很难确定到底精神分析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其原因是,它经过了若干年的发展才逐渐成形。到了1895年,精神分析才发展成了一个独立体系。像其他科学体系一样,精神分析理论的产生是来源于观察,然后将这些材料整理和解释。因此,我们把精神分析理论视为人类心理功能及其发展的一系列设想。它是普通心理学的一部分,是迄今为止对人类心理学做出的最为重要的贡献之一。

精神分析理论既涉及正常心理机能,也涉及病理心理功能。认清这一点甚为重要。但是,精神分析又不仅仅只是一种精神病理学的理论而已,在实际应用时,可以治疗精神疾病或心理异常。这种既涉及正常心理,也涉及变态心理的精神分析理论,主要来源于对变态的研究和治疗。

像任何科学体系一样,精神分析理论的各种假设是相互关联的,其中有些假设比其他的更为基本,更为确定,获得更多的证据,并且就其意义来讲,已被我们视为确立的心理规律。

两个充分得到证实的基本的假设是:心理决定论原则或因果原则,以及意识是一种特殊的、非同寻常的心理过程。如果把后一种主张用另一种话来说明,那就是:根据精神分析理论,潜意识心理历程在正常及变态心理机能中均占有非常大的优势,并有着重要的意义。本章将阐述这两个基本假设。我们也会看到,这两者是相互联系的。

先讨论心理决定论原则。这一原则的意义是说,心理现象与我们的躯体现象一样,没有任何事情是偶然的或碰巧发生的。每一心理事件的产生,都是一些先前的事件所决定的。我们心理生活中的事件看起来似乎是偶然的,好像与过去的事没有关系。其实不然。心理现象与躯体现象是相同的。心理现象同样不能缺乏与其先前事物的因果联系。在心理生活中,不存在分离中断的情况。

这个原则的理解和应用,对于探讨人类正常心理及病理心理方面,都从本质上提供了明确的方向。如果能够正确地理解和应用这个原则,我们就不会忽视任何心理现象,错把它们看作是没有意义的或者偶然发生的事情。

对于那些我们感到兴趣的心理现象,我们要经常问自己:它是什么原因引起的?为什么会这样发生?我们之所以问自己这些问题,是因为我们相信确实存在有答案。至于是否容易找到答案,则是另一回事。但是毫无疑问,我们知道是有答案的。

下面举用这种方式探讨心理现象的一个例子。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忘记了或者放错了某些东西。一般的看法是把这种情况看作是一种“偶然”或“碰巧”发生的事情。然而经过精神分析家75年来对这种“偶然”事件细致的研究(由弗洛伊德本人开始),表明它们绝不是一般所说的偶然发生的事。相反,每一个这种“偶然”的事件都能够找到当事人的愿望或意图。这与上面所说的,心理机能的决定论原则是完全符合的。

还可再举出日常生活中其他方面的例子。比如睡眠现象中,常见而又神秘的、引人注意的梦,也遵循这种心理决定论原则。每一个梦或者说每一个梦中的每一个意象,都是由其他心理事件的后果而产生的。而且每个梦和意象都与做梦者的心理生活,在意义上有着联系。

有关梦的问题,我们将在第七章中进行详细讨论。读者需要知道,这种关于梦的观点与70年前心理学研究者的观点完全不同。当时的心理学研究者们认为,梦是睡眠中大脑不同部位零乱和不协调活动的结果。显然,这种观点与心理决定论原则相违背。

对于精神病理现象,这一原则也是适用的。精神分析学家实际上也证实了这一假设。每一种神经症症状,不管其性质如何,都是由其他心理历程引起的。尽管病人本人常常把症状看得与自己毫不相干,与自己心理生活没有联系,实际上这些症状与其他心理历程是有关联的,而且可以得到证实。

谈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讲的已不只是第一个基本假设,即心理决定论原则了,我们也涉及到了第二个基本假设。这就是存在有一种个人自己并不知道的心理历程或潜意识的存在及意义。

两个假设的关系十分密切,实际上在讨论第一个假设时人们很难不涉及到第二个假设。确切的事实是,在我们内心所经历的大都是潜意活动。这是我们所不知道的部分。于是就造成一种假象,似乎我们的心理生活是不连续的,我们的思维、情感、偶尔的遗忘、一个梦或一种病理的症状,似乎与先前心理中所有过的现象并无联系。而事实上,这些联系存在于心理历程中的潜意识部分,而不是在有意识地进行。如果能够发现潜意识的原因,那种表面上的非连续性就不存在了,因果联系和顺序也就立即显示出来了。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有人在哼唱着一个曲调,自己却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这个调子。此人的心理生活,从表面上看似乎失去连续性。一个旁观者作证,告诉我们说,此人以前听到过这个曲调,感觉印象即听觉的印象使得这个人哼了出来。由于此人并不意识听到过这个曲调,他的主观经验就表现为思想上的不连续性。这种情况需要旁观者提醒,才可改变表面上的中断现象,从而使人看清因果之间的联系。

上面讲的是个简单的例子。实际上潜意识心理历程,很少像此例的听知觉那样简单而易于被人发觉。人们很自然地会问,有没有用以揭示个人自己不知道的心理历程的一般性方法?能否直接观察这些心理历程?如果不能,那么弗洛伊德又是如何发现这些心理过程的呢?

事实上,我们还没有直接观察潜意识心理历程的方法。观察这些现象的所有方法都是间接的。我们可以由此做出推论,以表明这些现象确实存在,确定其性质,并阐述潜意识对于人们心理生活的重要意义。我们现有研究潜意识心理历程的方法,是弗洛伊德经过多年发展而来的。弗洛伊德称之谓精神分析。这种方法十分有用又十分可靠。通过用此方法,他辨明和发觉那些原来曾经隐藏的、出人意料的心理历程;通过应用这个方法,他也认识到潜意识心理历程对每个人(不论是心理健全还是心理不健全的人)心理生活的重要性。下面对弗洛伊德技术的发展作一简要回顾。

弗洛伊德的自传(1925)曾记述,他先是作为一名神经解剖学家从事医务职业。这是一种甚有竞争性的工作。为了谋生他操业神经科,并对现今称为神经症和精神病的病人进行治疗。当时,神经科的每一位医生都要治疗这些病人。只有专职的研究人员或专家不用处理这些私人治疗业务。弗洛伊德开始行医之时,尚没有理论上的、即以病原学为指导的精神疾病治疗方法。当然,那时整个医学领域对此也所知不多,细菌学尚处于初级起步阶段,无菌外科学刚刚开始发展,生理学和病理学方面的进展还未能对治疗病人做出实质性贡献。我们至今相信,一个医生的医学训练愈完备,他的医疗效果愈佳。由于医疗效果的提高,临床医学才发展成为一门科学。在一个多世纪以前,情况则不是这样,一名有完好训练和有学问的医生,虽然在诊断上有一套,在治疗疾病时却不比无知的江湖庸医强多少。读到托尔斯泰小说中关于蔑视医生的描写时,我们会感到奇怪,以为这是作者的癖性所造成的。这正像后来另一位著名小说家Aldous Huxley所深信的那样,认为不再需要用矫正性透镜来治疗近视眼。实际上,在托尔斯泰的早先时期,连得到最好训练的医生也确实不能治好病人。由此,他的批评性嘲笑完全有其道理。直到19世纪后半叶,在大学里所讲授的医学,在疗效上才优于自然疗法、宗教科学、顺势疗法或迷信偏方。

弗洛伊德是一位受过正规训练的科学家,他采用了十分有效的治疗方法。例如,对于癔症症状,他采用当时著名神经病学家Erb提倡的电疗法。Erb的许多方法现今仍在临床电生理学中应用。然而,弗洛伊德告诉我们说,他的结论是,这种治疗对癔症无效。1885年弗洛伊德来到巴黎,在夏尔科(Charcot)的诊所学习了几个月。他掌握了催眠术,以此方法引起和消除癔症的症状,通过催眠后暗示来消除病人的症状,并取得不同程度的疗效。就在此时,他的朋友布劳伊尔(Breuer)告诉他一种治疗癔症的经验。这对后来精神分析的发展至关重要。

布劳伊尔是一位天赋极高的临床医生,得到良好的生理学训练。他曾与人合作,发现了呼吸系统反射,即黑林-布劳伊尔反射(Hering-Breuer reflex)。他首先应用吗啡治疗急性肺部水肿。布劳伊尔告诉弗洛伊德,几年之前,他用催眠术治疗一例癔症妇女,发现这位妇女在催眠中重新回忆起过去的经历,与症状有关的情绪再一次得到体验,这时她的癔症症状就消失了——这表明病人在催眠状态下可以将产生症状的原因谈出。弗洛伊德热切地把这一方法用于自己的病人,得到了同样良好的疗效。他的这些医疗结果,后来发表在与布劳伊尔合作的论文和专著(1895)中。


板凳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6 16:29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一章两个基本假设2

布伦纳
随着弗洛伊德工作的深入进行,他发现不是对任何人都一律可以诱发催眠的,而且治疗的效果也不稳定。另外,有一些女病人在催眠治疗中对他产生了性的依恋,弗洛伊德对此非常厌恶。这时,他回忆起法国催眠师伯恩海姆(Bernheim)的一次实验,从而解决了他的困难。伯恩海姆有一次当众表演催眠性遗忘病(弗洛伊德是这次的观众之一)。只要催眠师对被催眠者强调说将会失去回忆,被催眠者在催眠时所经验的遗忘就可以持续下去。如果反复坚持这个要求,即使病人不进入催眠状态之中,也能记住他应该忘掉的内容。在此基础上,弗洛伊德证明他可以不用催眠解除癔症性遗忘症。精神分析技术就这样开始了。它实质上是病人在解除了意识的指向或稽査的束缚的情况下,向分析者全盘托出他心里的一切想法。

在科学史上,一种技术的革新必然开拓出一个新的世界,从而使以前认识不正确的或了解不全面的东西,得到解释或提出有效的理论假设。伽利略发明了望远镜,通过这一技术使天文学领域发生了巨大的进展。巴斯德应用显微镜研究传染性疾病,也使这一科学领域发生了变革。精神分析技术的发展和应用,使其发现和应用者——弗洛伊德本人对精神病学的理论和实践产生了革命性的变革,尤其对于心理治疗是一项重大变革。从而对整个人类心理学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病人解放了思想中意识控制的重要价值在于:在这种情况下,病人想的和说的都是潜意识的思想和动机。因此,通过倾听病人的“自由”联想,弗洛伊德可以掌握病人思想中的所有潜意识过程。这里说的“自由”,是指从有意识的控制中自由出来的意识。弗洛伊德处于这种得天独厚的地位来研究病人的潜意识心理过程。通过多年与病人的接触及细致地观察,他发现不仅仅癔症病状,许多正常的和病理的行为以及思维活动,也是内心潜意识表现的结果。

在研究中,弗洛伊德发现潜意识心理现象有两大类。第一类包括思维、记忆等,通过注意的努力,可以将它们转回到意识。弗洛伊德称这一类易于进入意识的心理成分为前意识。任何思想如果在某种情况下是可能意识到的,那么不论在意识到之后或在没意识到之时,都是前意识。另一类更为重要的就是潜意识现象,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使它们回到意识中来。换言之,有一种极大的力量在阻碍着,只有消除了这一阻碍才能使它们回到意识中来。癔症遗忘症就是这种例子。

弗洛伊德把第二类心理现象称为严格意义的潜意识。他指出,这种潜意识过程对心理机能施加十分重要的影响,这种潜意识过程在精确性和复杂性方面完全可以与意识过程相媲美。

如前所述,我们还没有办法可以直接观察潜意识的心理活动。我们只有观察被分析者向我们叙述他们的思想、情感以及行为表现。这些所观察到的资料都是由潜意识心理活动派生而来的。由此我们可以推断出潜意识活动的本身。

采用弗洛伊德设计的分析技术,所得材料将会特别全面而清晰。然而,还有另外一些资料来源也说明了我们的基本论点,即潜意识心理过程可以影响我们的思想和情感。下面再讲一下它们的性质。

为人们熟知的催眠后暗示,可以表明这些活动的性质。暗示处于催眠状态中的被催眠者,让他在脱离催眠状态之后做某一件事,例如告诉他:“在时钟敲2点的时候,你从椅子上站起来,把窗户打开。”同时,在回醒以前,也告诉被催眠者,要忘掉催眠状态中发生的一切。之后,让被催眠者回醒。在被催眠者回醒后不久,时钟敲了两下,他就站起来打开了窗户。如果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或者回答说:“我不知道,我觉得这样好”,或者更为常见的情况是进行合理化地解释,如说他觉得很热。这里的关键是,在他做这些活动时,他并没意识到催眠者曾命令他这么去做;也不能通过任何简单的记忆活动或内省,意识到自己的真实动机。这个实验清楚地表明,真正的潜意识心理历程(此例表现为遵守命令)对于思想和行为具有动力性的或动机的效应。

也可以从临床或一般的观察中得到其他的证明,例如某些梦的现象。关于梦和整个做梦的研究,必须应用弗洛伊德所设想的研究方法,即精神分析的方法。实际上,弗洛伊德对梦的研究和技术是他的主要贡献之一。他的《梦的释义》(亦作《梦的解析》)在任何时代都被列为最伟大而具有革命性的科学著作之一。如前所述,有关梦的心理将在第七章进行详述,本章不需要对梦的解析做细致的介绍。这里只需要阐述如下的一些观察。

在有关北极探险的杂志文章或航海记录中,可以看到某些资料,说明饿得要死的人总要梦见食物或者梦中大吃。我想,我们很容易地认识到是饥饿引发了这样的梦,人们在醒来的时候也完全会意识到自己处于饥肠辘辘。可是,梦见在宴会上狼吞虎咽之时,他们并没意识到饥饿,只是在梦中他们觉得饱饱享受了一顿。由此我们可以说,正在做梦的时候,做梦者的心理正在进行潜意识的过程,从而产生梦的表象。梦则成为被意识到的经历。

另一些与生活需要有关的梦,如醒来时感到口渴的梦见喝水,醒来时有如厕需要的梦见小便或大便,都表明睡眠中的潜意识心理活动能够产生意识的活动。上述的这些例子,就是潜意识里伴随躯体感觉而产生的愿望所导致意识里满足需求的梦。这些情况不用特殊的观察技术也能获知。然而,通过精神分析技术,弗洛伊德能够证明在每一个梦的背后都有活跃的潜意识思想和愿望。因此,他确立了一条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规律,认为梦的产生是由于做梦者潜意识心理活动的结果,如果不采用精神分析技术,它们不可能被意识到。

直到19世纪的最后10年,弗洛伊德才开始对梦进行研究。在此以前,梦的问题一直被人们所忽视,不作为严肃科学研究的对象。加上在弗洛伊德以前从未有过有效的研究技术,因此,虽然有人对梦做了认真的探讨,终也不能对此问题有所裨益。精神分析方法建立以后,弗洛伊德对梦的现象能够做出比任何前人更为丰富的发现。

还有一些现象也引起弗洛伊德的兴趣。这些现象表明,潜意识心理活动如何影响我们的意识行为。它涉及心理生活的正常领域。像梦一样,过去这些现象往往被人忽视,因为在精神分析方法出现以前,无法对它们进行研究。有关这些问题在第六章中将详细讨论,在这里只做简短的介绍。我们称为日常失误却是在醒觉时出现的,而不像梦那样在睡眠时进行。失误包括口误、笔误、记忆错误,以及与此相似的一些过失动作。像梦一样,有些失误十分浅显,我们可以准确地猜到并确信其潜意识意义是什么。比如对于不愉快的和厌恶的事情(如付账单)非常容易遗忘是众所周知的。与此相反,多情的恋人不会忘记相爱者与他的约会。如果他忘了约会,他也能找出原因来,忽视她的潜意识如同有意识的意图。一个青年对是否要着手结婚犹豫不决,在他驾车去参加婚礼的路上,他看到交通信号就停车,在信号灯改变颜色时,他才发现自己停在绿灯前面,而不是红灯使他停下来。另一个更易识破的例子,可以称为症状性行动,而不被看作一种失误。一位精神分析家为了自己的方便,取消了先前的预约。病人在应该去进行治疗的那一天,感到无聊之极,就设法买来一对古代的决斗手枪。这样,一旦在他应该躺在治疗家床边进行分析的时候,他就可以用手枪对准一个目标进行射击。不需要病人的联想就可发现,他对分析家不让他去做治疗甚为愤怒。我们可以说,与梦的分析相同,弗洛伊德采用的精神分析技术表明,潜意识心理活动对一切失误的产生都起着作用。不仅在意义明显的活动中,即使在意义不明显的活动中也同样有潜意识的作用。

还可以举出别的证据来说明潜意识心理过程对个体心理生活具有意义的观点。一个人行为的动机,本人虽然不知道,旁观者则往往清楚。可以从临床的和个人的经验中遇到这种事例。一个企图控制并过分要求自己孩子的母亲,会自认为她是最自我牺牲的母亲,她只为了孩子好,而毫无为己着想的意愿。对于这个妇女,我想我们大多数人都会说这个妇女在潜意识里有管辖和控制她孩子的愿望。对此,她自己不但不得而知,而且还会否认有过任何这种要求。另外一个令人感兴趣的例子是,和平主义者惯于与任何人剧烈争吵,如果有人反对他强行的观点,他是决不饶人的。很明显,他的和平主义意识伴随着要争斗的潜意识愿望。在此例子中,这种要争斗的潜意识愿望,正是他在有意识的态度中所反对的。

至此为止,我们列举了在正常心理生活中,关于潜意识心理过程确实存在的证据。然而,实际上弗洛伊德最早并最主要的是在精神疾病患者身上的症状中,发现了潜意识心理活动的重要性。在症状中,包含有病人不知道的意义。弗洛伊德的这个发现,已为人们普遍接受和理解,不需要做更多说明。如果一个病人患有癔病性失明,我们当然可以假设他潜意识地有某些不愿看见的事物,或者他的良心禁止他看到这种事物。当真说来,要对一个症状的潜意识意义做出正确的猜测,决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对于一个看来甚为简单的症状,产生它的潜意识根源可能有许许多多,相当复杂。因此,即使能够正确猜到它们的意义,猜到的也只是全部真实情况的一部分,有时则是很小的一部分。这里所讲的仅是某些不重要的情况,列出来的目的是为了说明潜意识心理过程这一基本假设。

回过头来,通过上述的例子,我们可以认识到潜意识心理活动既影响健康人的有意识思想和行为,又影响心理障碍人们的有意识思想及行为,就像在催眠实验情境时的影响一样。虽然不用精神分析技术我们也可以看到潜意识的力量,然而我们应该记住,由于应用了这种技术,这些首创性发现才有可能;而且对于彻底地研究潜意识心理现象来说,这是最基本的手段。

这些研究使弗洛伊德坚信,心理机能的绝大部分是在潜意识中进行的,而意识则是一种异乎寻常的(而不是寻常的)心理机能。这种观点与弗洛伊德以前普遍的看法大相径庭。那时,人们把意识与心理机能看作同义词。我们今天深信并非如此,意识虽然是心理作业的重要特性,但并非必然特性。我们相信,意识并不需要,而且常常也并不依附于心理作业,甚至在决定个体行为的心理作业中也没有依附关系,就连那些最为复杂的和精确的行为也是如此。这些心理作业虽然复杂而重要,在相当程度上是潜意识的活动。(陈仲庚译)


地板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7 16:09 | 只看该作者
第二章 内驱力1

前面所讨论的两个假设是整个精神分析的基本理论或理论基础。精神分析理论的其他部分都建立在这两个假设之上。也就是说,所有的有关心理结构的假说,以及这些心理结构功能作用的假说,都是由这一理论所产生和决定的。

精神分析理论认为,本能的内驱力是产生心理活动的能量。下面我们将通过本能内驱力来继续对精神分析理论的心理模式进行探讨。

弗洛伊德所建立的心理学理论一直是由生理学所指引的,而且他总是尽可能地这样做。实际上,从最近出版的他的书信来看,弗洛伊德在19世纪90年代的早期就致力于建立一种神经病学的心理学。尽管由于事实上这两个学科之间没有令人满意的关系,致使他放弃了这方面的努力,弗洛伊德却仍然像现代的某些精神病学家以及心理学家那样,坚信心理现象总有一天要用大脑机能方面的活动进行描述。虽然在这方面已经做了某些努力,至今依然没有什么满意的发现,也没有谁能说清楚到底哪一天这种努力会获得成功。就目前来说,精神分析与生物学的其他分支之间还没有什么理论上的联系。本章将要讨论其中与心理机能有关的两个主要方面,即感知和本能的驱力,即“内驱力”(drives)。

首先要谈一下术语的问题。这里所谈的内驱力在精神分析文献中通常称为本能。虽然目前“本能”这个词要比“内驱力”更广为人知,在这一章里还是用内驱力这一概念更为恰当。因为,尽管它们之间紧密相关,本能在低等动物就有,而人类的心理机能则最好用内驱力来形容。这里两者的区别在于,本能是对某一特殊刺激以某种模式化的或恒定的方式做出反应的先天能力——这种反应模式通常是复杂的行为,比简单的反射,如膝跳反射,要复杂得多。然而,像简单的反射一样,具有中枢神经系统的动物的本能也包括刺激、中枢兴奋以及由此而引起的运动反应几个部分。可是,我们称之谓人类内驱力的,并不包括运动反应,仅存在对刺激做出反应时的中驱兴奋状态。这种兴奋状态之后的运动活动,是由心理的一个高度分化的部分,即精神分析术语中的“自我”所中介的。因此,组成内驱力兴奋状态的反应(或本能的紧张)就可以受到经验和反射的矫正,而不是像低等动物中的本能那样,以一种前定的方式进行反应。

这种人类的本能生活和低等动物的本能之间的区别也不应太绝对化。例如,成人中的性驱力与性乐高潮这一先天的反应模式之间,就有着密切的联系。另外,在人类的本能驱力中,运动反应一般是由基因因素预先决定的。然而,人类的行为受本能影响的程度与其他运动相比要小得多,而环境和经验对人类行为的影响比较明显。为了说明这一区别,我们在这一章中采用了“内驱力”这一概念,而不是采用“本能”。

内驱力是一种先天决定的心理成分,当它发生作用时就产生一种心理兴奋状态,或我们通常所谓的紧张。这种兴奋或紧张能够推动个体的活动。这种活动一般也是由先天所决定的,但它也可以由于个体的经验不同而有一定程度的变化。这种活动要么导致某种兴奋或紧张的终止,要么导致某种满足。从字面上看,前者是一种比较客观的概念,而后者的主观性则大得多。由此我们可以看到,内驱力发生作用的特点,表现为一个连续的序列我们称这种序列为紧张、运动活动及紧张的消失,或者称它们为需要、运动活动以及满足。前面的几个术语忽视了主观体验的成分,而后面的几个则特别强调这一点。

内驱力所具有的推动个体活动的能力,使弗洛伊德深受启发。他把内驱力作为一类心理能量,并把它定义为进行工作的能量。弗洛伊德又假定有某种心理能量是内驱力的一部分,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内驱力来自这种能量。这种心理能量与物理能量有着根本的区别。我们还没有对它们进行这种类比。心理能量的概念也和物理能量的概念一样,也是一种假设,其目的是简化我们所能观察到的有关人类心理生活的事实,以便于理解。

弗洛伊德还通过对某一特殊客体或个人所投入的心理能量,将他的心理学假设与物理学做了进一步的类比。对于这一概念弗洛伊德采用了一个德文词“Besetzung”,翻译成英文即“投注”(Cathexis)。“投注”的确切定义,是指投向某个人或某件事的心理代表物的心理能量的数量。这就是说,投注是一种纯心理的现象,是一个心理学概念,而不是物理学概念。心理能量不能通过空间直接投入或传递给外部的客体。它所能够传递的只是各种各样的记忆、思想,以及组成我们所谓的心理代表物的客体的幻想。从心理学意义上来说,投注越大,客体就越“重要”,反之亦然。

让我们通过一个孩子的例子来说明投注的定义。这个孩子的许多重要的、本能的满足均由他的母亲提供。用我们新的术语来说,这个孩子的母亲是他的内驱力的重要客体,这个客体得到了心理能量的高度投注。这也就是说,这个孩子对有关他母亲的思想、表象以及幻想等(即她在孩子心目中的心理代表物)是予以高度投注的。

再强调一下,心理能量的概念已经在精神分析学家中引起了很多的争论,并且已经引起了不小的混乱。其中的很多问题似乎均起因于“能量”一词。在物理学中,有许许多多种能量:动能、势能、辐射能等,似乎心理能量也像是这几种物理能量形式的一种。但事实并不是这样,心理能量只是心理学概念中的一个术语,而不是物理学中的术语。实际上,从某种意义上讲,心理学是中枢神经系统活动的一个方面。它是动物生物学的一个分支,因此也是物理学和化学的分支。正如前面所指出的,目前我们对于两者之间的关系还所知甚少。我们还不清楚什么样的大脑活动,什么样的物理过程会伴随某一希望、渴求,或某一特殊满足的需要。在我们真正了解这些以前,我们无法将物理能量和心理能量进行类比。我们必须认识到在目前情况下我们知识水平的局限性,并且尽量不去解物理能量和心理能量之间的毫无意义的方程。某些人把热力学定律应用于心理能量,热衷于讨论心理过程的热力学函数,都属于胡闹。

下面讨论内驱力的分类和性质。弗洛伊德关于内驱力的分类假设在1890年至1920年30多年间有着较大的变化和发展。在随后的10年中,别人又在他的观点中加进去了很多重要的内容。最早的分类中,他把内驱力分为性驱力和自我保存驱力,很快他就放弃了关于自我保存驱力的假设。因为他认为这是一种不能令人满意的假设。通过多年的研究,他发现所有本能的活动是性驱力的一部分,或者由性驱力所派生。然而,在对各种各样心理现象的研究中,特别是关于施虐狂和受虐狂的研究,最终使得弗洛伊德又一次修正了他的理论,在《超越快乐原则》中他所阐述的关于内驱力的理论,尽管在他提出的当时并没有被所有的分析学家完全接受,可如今已被精神分析学家所广泛接受了。

在他最后的分类中,弗洛伊德提出心理生活的本能存在两种内驱力,即性驱力和攻击驱力。虽然从字面上的意思看,这种二分法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性和攻击有着一些相似,实际上简单地给这两种内驱力一个定义是不可能的。如果我们说其中一种内驱力说明了心理活动的性欲成分,而另一种代表破坏成分,就有点接近它们的意义了。

弗洛伊徳驱力的二分法理论中最重要的假设是,在我们所能观察到的所有本能现象中,不论是正常的还是病理的,性和攻击两种内驱力都参与其中。用弗洛伊德的话来说,就是这两种内驱力是有规则地融合在一起的,尽管两者的数量不一定相等。

因此,甚至在最冷酷无情的故意伤害中,虽然从表面上看来它只是满足攻击的行为而已,但做出这一行为的人在潜意识水平上也获得了—定程度的性欲满足。同样,不论多么温柔的性行为都不可能不同时伴随潜意识中攻击驱力的释放。

换句话说,我们所假定的那些内驱力,在人类行为中不可能以单独或非混合的形式出现。它们是从经验中所抽象出来的,是一种假设,一种采用当前时髦的术语进行命名的操作性概念。我们相信,它们能帮助我们以最简单最系统的方式去理解和解释我们的经验。我们不可能在临床病例中找到一个完全孤立于性驱力而只存在攻击驱力的例子,也不可能找到一个完全孤立于攻击驱力而只存在性驱力的例子。攻击驱力并不等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攻击行为,而性驱力也不同于对性交的渴望。

在我们目前的理论中,我们区分了两种不同的内驱力。我们称其中一种为性或性欲驱力,另一种为攻击或破坏驱力。为了说明这种区别,我们又假定有两种心理能量,分别与性驱力和攻击驱力相联系。前者有一个特殊的名字,称为“里比多”。后面一种没有这样的名称,尽管有一段时间人们建议把它称为类似于“破坏”(destroy)—词的“迪斯查多”(destrudo)。人们通常习惯于把它称为攻击能量,有时也简单地称之为“攻击性”。但这后一种用法却带来了一些麻烦,因为正如我们刚才所讨论的,攻击能量和攻击驱力的含义是不一样的,它们也都不等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攻击行为。因此,用同样的词去描写它们,只能带来一些不必要的混乱,会模糊了它们之间应有的区别。

应该认识到的重要一点是,我们现在的理论中划分内驱力为性驱力和攻击驱力是基于心理学的证据。弗洛伊德最初的分类中,试图把内驱力的心理学理论与生物学的基本概念联系起来,分别把这两种驱力称为求生驱力和求死驱力,大致与合成代谢和分解代谢的过程相一致。这些代谢过程比心理学的过程要明显得多,具有所有有生命物体的本能特点,即原生质本身的本能。

不管弗洛伊德的生物学设想是多么正确或多么不正确,它确实造成了许多误解。我们不应该过分强调我们目前采用的对内驱力的分类仅仅是根据临床上的资料。不论弗洛伊德关于求生驱力与求死驱力的观点是否正确,都与此无关。实际上,目前有一些分析家接受了求死驱力的概念,而另一些人(可能占大多数)则不然。但是,无论接受与否,他们在临床水平的评价上都认为本能现象是由性驱力和攻击驱力组成的混合体。

最初,弗洛伊德把内驱力定义为一种来自体内的对心理的刺激。因为在当时他所关注的只是性驱力,则这一定义正好与以下的事实相符,即不仅性兴奋和满足与躯体各个部分的变化和刺激有着明显的关系,各个内分泌腺体所释放的激素也与性生活和性行为有着直接的关系。然而,攻击驱力与躯体关系的证据仍不清楚。人们开始时认为,攻击驱力与骨骼肌收缩之间的关系,类似于机体的性驱力与性兴奋敏感区之间的关系。由于目前还缺乏生理学、化学或心理学等方面的证据来支持这个设想,因此多数人已经放弃这一假设。也就是说,依然假设攻击驱力的机体基质是以神经系统的形式和机能实现的。有些分析学家不希望走得这么远,他们把攻击驱力的生物学基础,看做是目前还疑而不解的问题。

不过分纠缠于这些理论上的问题,而将内驱力的各个方面与我们可以观察到的事实联系起来,这种做法会更为有效。显然这样做的方法很多,其中对理论和实践都有好处的方法是讨论内驱力的遗传发展。











5
 楼主| 发表于 2018-11-28 11:10 | 只看该作者
『布伦纳:精神分析入门』第二章 内驱力 2

为简单起见,让我们先讨论性或情欲驱力,因为我们对它的发展和变化要比对攻击驱力更为熟悉。精神分析理论假定这些本能力量在婴儿时期就已发挥作用,影响婴儿的行为,并且要求得到满足。这些本能力量后来变成给成人带来幸福以及痛苦的性欲。实际上,这里用“假定”一词是不太合适的。因为它已经得到充分地证实。

证明这一命题的成立,至少有三方面的证据。首先来自对儿童的直接观察。如果不带任何偏见,客观地与幼小儿童谈话或观察他们时,就会发现他们存在性的愿望和行为。难就难在,每个人都需要忘记或否认自己儿童早期的性的愿望和性的冲突,于是乎在弗洛伊德以前的研究几乎没有可能发现在儿童中的性愿望。另外两方面的证据来自对儿童和成人的分析。前一证据可以直接地由观察婴儿性欲的表现及其意义得来,而后者则由推断得来。

必须明白,3〜5岁儿童的性愿望与成人的性愿望十分相似。了解到这一事实之后,就会毫不犹豫地将用于成人的词汇也用于儿童。我们怎样才能观察到童年早期性驱力的派生物或现象呢?按照弗洛伊德的看法,我们可以根据如下的观察:①在正常的发育过程中,某些童年早期可以得到快感的行为后来变成为能够得到性兴奋和满足的行为,如亲吻、窥视、爱抚、裸露等。②在某些性心理发展异常(性变态)者中可以看到,童年早期某些种类的性兴趣或性活动(常见的有肛门、口以及窥视等)变成成人性满足的主要方式。③对神经症病人采用精神分析法进行心理治疗的证据表明,病人心里这种“变态”的欲望很是活跃。然而,这些神经症病人不像性变态者那样能意识到“变态”的欲望,并且引起性的兴奋,这些神经症病人的“变态”的欲望是在潜意识中进行的,并且引起他们的焦虑和内疚。

我们现在可以谈谈自婴儿期开始性驱力现象的图式化序列。弗洛伊德在他1915年《性理论的三篇论文》中对这种序列做了最初的描述。

必须明白,这里所描述的各个阶段并不像图式里介绍得那样明显,两个相继的阶段会有一定的重叠。因此,两个阶段的转换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还应注意的是,这里所给出的每一个阶段的持续时间只是个大略的平均数。

在生命的第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里,婴儿主要的性器官是嘴、唇以及舌头。这意味着,这时婴儿主要的欲望和满足在口部。这种设想的证据可以通过对婴儿的直接观察而来,但在很大程度上由对较大的儿童及成人的分析推断而来,因为即使年龄大了仍能从吸吮、口衔及叼咬中获得快感。

在生命的第二年到第二年半之间,消化道的另一端,即肛门又成为性紧张和性满足的最重要的部位。这时愉快和不愉快的感觉都与憋便和排泄有关。这些机体过程,连同排泄物本身及其气味都成为儿童非常感兴趣的客体。

随着生命第三年的到来,性的部位开始转向生殖器。在正常情况下,这种转化将会一直保持下去。性发展的这一阶段被称为性器(phallic)期有以下两个原因。首先,不论什么性别的儿童在这时都把阴茎作为主要感兴趣的客体。第二,这一年龄阶段小女孩的性兴奋和性快感的器官是她的阴蒂,而在胚胎形成的过程中它相当于男性的阴茎。即使在她以后的生活中也还是如此,只是阴道的作用逐渐取代了阴蒂而已。

这就是儿童性心理发展的三个阶段,即口期、肛期以及性器期。性器期在青春期的性器官化中再行出现,成为成年人的生殖器(genital)期。童年期的性器阶段和成年期的生殖器阶段是有区別的,因为只有到了青春期才具有性乐高潮的能力。然而,在精神分析文献中,这两个阶段名称的应用并不都是恰当的,如把“性器”(phallic)误用于“生殖器”(genital),尤其是童年的口欲和肛欲期往往被称为“前生殖器期”(pregenital phase),而不是“前性器期”(prephallic phase)。

儿童性的表现除了上述的三个主要阶段之外,这时期的性驱力还有一些值得注意的现象。其中之一就是窥视的欲望。这在性器阶段表现得最为明显,同时还表现出窥视的反面,即裸露的欲望。此时,儿童一方面希望窥视别人的生殖器,另一方面又希望把自己的生殖器也裸露出来。当然,这种好奇心和裸露欲也表现在身体的其他部位以及躯体的其他机能方面。

儿童期另一种较为常见的性表现与尿道及排尿有关,被称为尿道欲。排尿时的皮肤感觉及气味、声音也与此有关,而在这些方面,不同的儿童又有所不同。这种相当重要的性方式的变异,是由于儿童之间的体质差异造成的,或由于儿童所处环境包括挫折或诱惑等的差异造成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精神分析学家,包括弗洛伊德在内,都认为某些情况下体质因素为主,某些情况下环境因素为主,而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两种因素同时都起作用。

我们已经描述了儿童期性驱力正常发展时的阶段序列。由此可以设想,不同阶段的儿童满足性驱力的客体和方式会有不同。比如,在口欲阶段,奶头或乳房要远比在肛欲和性器期重要,而吸吮作为性满足的一种特殊方式在口欲早期也特别重要。我们也可以看到,这些变化是渐进的,而不是跳跃性的。旧的客体和满足方式甚至在新的客体和满足方式已经建立以后,还要保持一段时日才会逐渐被抛弃。那也就是说,前一阶段对某一客体的里比多投注随着下一阶段的到来而逐渐减小。尽管这一投入减小,在新的阶段到来以后仍然还要持续一段时间,然后逐渐将投注转移到在这一新阶段中的客体上去。

心理能量理论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既简单又符合事实的能说明其间变化的解释。那些在先前阶段中贯注到客体上或者满足方式上的里比多会逐渐地脱离出来,并转向下一阶段中的客体或满足方式。因此最初集中在乳房(确切地说是乳房的心理代表物)上的里比多会逐渐转向粪便,进而会转向阴茎。按照这个理论,在性心理发展的过程中,里比多会从一种客体转移向另一客体,或从一种满足方式转移向另一种满足方式。这种转移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人均相同的体质因素决定的,也可能因人而异。

然而我们应当知道,所有真正强烈的里比多投注都不会被完全放弃。正常情况下,在大部分的里比多转移向另一客体之时,仍然还会有一部分滞留在原来的客体上。这种婴儿期或童年期里比多的投注滞留在后来生活中的现象,称之为里比多的“固着”(fixation)。如果一个男孩仍然固着于他的母亲,那么在他的成人之后就不能将其情感正常地转移到另一个妇女身上去。另外,“固着”一词还用来表示一种满足的方式。因此,我们可以说某人固着于口欲或肛欲的满足方式。

“固着”一词通常意味着一种病理现象。这是由于童年早期投注的滞留现象,最早是由弗洛伊德在神经症病人中发现并描述的。如前所述,固着似乎是心理发展的一种一般性特点,当它过分时可能会引起病理现象。也有可能是其他一些目前还没有发现的因素取决了它是否与精神疾患有关。

无论是对某一客体的固着还是对某一满足方式的固着,它通常完全是潜意识的或至少部分是潜意识的。我们可以设想比较强烈的固着,即比较强烈的投注的滞留可能是能够意识到的,而比较弱的固着可能是潜意识的。可是,从已有的证据来看,实际上并没有发现在持续性投注的强度与意识的接受程度之间有何关系。例如,童年期性的兴趣尽管有着非常强烈的投注,随着儿童的长大,这种兴趣的绝大部分都被遗忘了。在描述这一过程时,“遗忘”一词是非常暧昧的。准确地说,是由于这些兴趣的记忆转入了意识而阻断了它们的能量。其他的事情也有同样的情况,而那些后来发生的固着也是如此。

除了我们前面描述的在性心理发展过程中里比多向前流动以外,里比多可能还会倒退。这种倒退称之为“退行”。这里,这个词被用来与某种驱力相联系,指的是本能的退行,指的是又重新回到原先的客体或满足方式。

本能的退行与固着有着密切的联系,因为当发生退行时,往往会倒退到个体已经发生固着的客体或满足方式上去。如果一种新的快乐不能得到满足从而被放弃掉,个体就有可能再回到原能够得到满足的快乐上去。

一个说明这种退行的例子表现于小孩子对他新出生的弟妹的反应。由于弟妹的出现会分享母亲对他的爱及注意,尽管在弟(妹)出生几个月之前他已停止了吸吮大拇指,而当他的弟(妹)出生以后他却又开始了吸吮。这个孩子退行到里比多满足早期的客体——大拇指,而这种早期的满足方式就是吸吮。

就像我们在例子中举的那样,退行往往是在不利的条件下产生的,但并不一定都是这种情况。儿童或者成人在玩肛门、开玩笑时,就有以退行行为取得快感的表现。退行并不等于就是病理现象。在某些条件下,它是心理生活的正常现象,而在另外的情况下,可能是一种不利的或病理的现象。

这里还应该特别提到婴儿性活动的一个特点,即他们与所渴望的性客体(通常是人)之间的关系。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婴儿不能经常吃到母亲的奶,那么他就会吸吮自己的拇指或脚趾。这种通过自身去满足性需要的能力称为自我情欲(autoerotism)。这样,儿童就不—定非得从外界环境中去获得满足。可是,这种情况容易使儿童与外部现实世界脱离,造成对自己的兴趣过分集中,甚至惟一独占、排斥其他,产生像精神分裂症那样的严重病理表现。

我们现在再来讨论攻击驱力。我们必须承认,关于攻击驱力的描述远要比对性驱力的描述少得多。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在1920年以前弗洛伊德一直没有把攻击驱力当做人类心理生活中一个独立的本能的驱力,使得它没有像性驱力那样很早就被提了出来,并且一直是个持殊的研究课题。

攻击驱力的表现与我们已经描述的性驱力一样,有固着和退化的能力,也有从口向肛门再向性器的转化的序列。也就是说,幼小婴儿的攻击冲动是通过咬这样的口部活动来释放的。稍长大一点,憋便和玩便就成了释放攻击驱力的重要方式。而更大一点的儿童则把阴茎以及阴茎的活动作为(或至少在幻想中认为)破坏活动的武器和手段。

显然,攻击驱力与我们前面描述的身体各个部位之间的关系不像性驱力与身体各部位之间的关系紧密。例如,五六岁的儿童很少把他们的阴茎当作攻击冲动的武器,他们一般是用手、牙齿、脚以及言语等作为攻击冲动的武器。然而在游戏和幻想之中,所使用的矛、箭、枪等,可以通过分析发现它们在潜意识思想中代表了他们的阴茎。这表明在潜意识想象中,他们是以自己强有力的而又危险的阴茎去征服他们的敌人。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承认性驱力与攻击驱力相比较,性驱力与躯体的性感带——无论是躯体的同一部位抑或任何相似的部位——的关系要比攻击驱力密切得多。这种区别在最早的口期还不怎么能被看得出来。因为,只有几个月的婴儿除了口以外没有什么其他可用的东西,从而我们可以设想这时也跟性驱力的释放(吸吮、口衔)一样,口的活动也就成了婴儿攻击驱力(咬)的主要方式。

有意思的是,在攻击驱力与快乐之间的关系仍然没有什么明确的解释。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承认在性驱力和快乐之间的关系。性驱力的满足并不是简单的紧张的释放,而是一种快乐的获得。即使快乐可以被内疚、羞愧或厌恶所干扰或取代,也不能改变我们对性与快乐之间关系的看法。但攻击驱力的满足(或换句话说,攻击性紧张的释放)也能带来快乐吗?弗洛伊德认为不能。但是,后来的绝大多数的精神分析学家却认为它能带来快乐。

顺便提醒一下,精神分析文献中常常发生对“里比多”或“里比多的”一词的误用。必须认识到,里比多不仅是指性驱力的能量,也指攻击驱力的能量。在攻击驱力这一概念还没有成形以前,文献中也应这样使用这一词。那时,“里比多的”就相当于“本能的”意思。由于最初应用时的作用如此之巨大,以至于甚至在今天还要告诫人们“里比多”应同时包括性的和攻击的能量。(陈仲庚译)
6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1:54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三章心理结构(之一)1

现在,让我们问自己“通过对精神分析理论的讨论,目前我们所获得的心理图像是什么样子?”

回答这个问题,我们要以两个基本的、较好建立的假设为出发点,这两个假设是关于心理功能的假设,基本上是描述性的。一个是心理决定论,另一个是心理活动主要是潜意识的这一观点。

我们认为,这两个假设是我们进一步讨论精神分析的指导思想。正像我们刚才所说的那样,它们基本上是描述性的。但在下一个专题——内驱力中,我们立即就会发现我们所接触的概念基本上是动力性的。如,我们讨论心理能量,即驱动有机体去活动以至获得满足为止的能量;随着婴儿的成长,由遗传决定的本能从一个阶段到另一个阶段的变化模式;在此模式的大范围内可能产生的个体差异;在发育过程中,里比多及攻击能量从一个对象转到另一个对象;固着点的建立;心理能量返回那些固着点的现象,即我们所谓的本能的退行。

事实上,精神分析理论的特点就是向我们描绘了一幅运动着的、动态的心理图像,而不是静态的、死气沉沉的心理图像。它试图向我们解释心理的成长与功能,以及心理各部分的运作、交互作用及冲突。即使是把心理划分成不同的部分,也是在动力的、功能的基础上而划分的,在本章及下面两章讨论弗洛伊德所说的心理结构的要素时,我们将会明白这一点。

为了建立心理结构的模型,弗洛伊德把心理结构的模型描绘得像一台复式光学仪器,就像光学显微镜或电子显微镜一样,由很多光学元件按顺序组装而成。同样,心理结构也被认为是由一些心理成分连续地排列而成,它的一端是知觉系统,另一端是运动系统,中间是各种各样的记忆与联想系统。

即使是在极早期的心理图式中,也可以看出那些划分是功能性的。结构的部分对感觉刺激起反应,一旦启动另一与之密切相关的部分,就会产生意识现象,其他部分储存记忆痕迹并重视它们,等等。从一个系统到下一个系统流动着某种心理兴奋,依次供给系统以能量,就像神经冲动从反射弧的一个要素传到另一个一样。

另外,弗洛伊德在他早期的图示中,建议划分三种心理系统,他在记忆与联想系统插入了一个系统。但即使在他第一次对这三个系统进行讨论中,它们的出现仍是极其重要且非常新奇的。后来他把关于这方面的观点更精细化、系统化。现总结如下。

心理的内容与操作可以根据它们是否是有意识的来划分。这样,就区分了三个系统,潜意识系统、前意识系统与意识系统。

乍一看,似乎弗洛伊德关于心理结构的第二个理论尽可能地不带有动态性与功能性,而是在纯粹的、静态的、质的基础上,即以“它是否有意识”来划分心理的各部分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第二个理论基本上也是功能性的。下面就讨论这个问题。

弗洛伊德指出,光有意识的属性不足以区分心理内容与过程。理由是,有两类内容与过程都不是有意识的,却可以由动态的、功能的标准来区分。第一组(前意识)在任何主要的方式上与现在正在发生的有意识的任何内容没什么区别。它的要素可简单地靠努力注意就可成为有意识的,相反,一旦撤消注意,就不再是有意识的了。第二组心理过程与内容(潜意识)是没有意识的,但与第一组所不同的是,经任何注意的努力它们也不会成为有意识的。它们在此时被内心的一种力所排斥而不能接近意识。

第二组的一个简单的例子是在第一章所描述的在催眠状态下所给的一个命令,让被催眠者在催眠中“醒”来以后服从在催眠时给予的命令。在此案例中,被催眠者在催眠过程中所发生的一切都由于催眠者让他忘记的命令所排斥。或更精确地说,催眠中事件的记忆被服从于忘记这些事件的命令的心理活动排斥在意识之外。

在此功能性的基础上,弗洛伊德划分了潜意识系统与前意识系统。那些被意识系统所排斥的内容与过程叫做潜意识系统;那些可由注意变成有意识的叫做前意识系统;那些有意识的过程与内容叫做意识系统。

由于意识与前意识系统在功能上的接近,常把它们连在一起作为意识-前意识系统,与潜意识系统相对。意识与前意识密切的关系很容易理解。某一在目前属于意识系统的思想,一会儿就可能是前意识系统的一部分。当不再注意它时,它就不再是有意识的了。相反,在某—时刻属于前意识系统的思想、愿望等会变成有意识的,成为意识系统的一部分。

远在弗洛伊德以前,心理学家就很熟悉并研究过意识过程。因而,弗洛伊德所做的主要的、新的贡献与发现是关于潜意识系统。事实上,在精神分析产生后的许多年中,它一直被叫做“深层心理学”,即潜意识的心理学。它主要是有关被某一心理力排斥于意识之外的心理内容与过程的心理学。在精神分析产生的过程中,我们刚才所总结的有关心理结构的理论起了很大的作用。

随着弗洛伊德对潜意识系统理解的加深,他认识到潜意识的内容并不像他所预期的那样有规律。已证实,除了主动地被排斥于意识之外这一标准可运用于心理的内容与过程之外,还有其他新的标准,而且用新的标准比用旧的标准划分的心理内容与过程组更同质,更有用。为此,1923年弗洛伊德就心理系统提出了新的假设。这个理论常被称为结构假设,以区别于前一理论,常被称为拓扑理论或假设。

结构假设代替了前一假设,试图把功能性相关的心理内容与过程组织在一起,并在功能差异的基础上划分成不同的组。弗洛伊德在他的新理论中所提出的每一个心理“结构”,事实上是在功能上相互联系的一组心理内容与过程。弗洛伊德划分了三个功能上相关的“组”或“结构”,分别称为本我(id)、自我(ego)与超我(superego)。

对于弗洛伊德最后一个理论,我们可以初步地、粗略地说,本我包括内驱力的心理代理物,自我由必须处理的个人与其环境关系的那些功能组成,超我包括对我们心灵的道德知觉及我们的理想抱负。

自然,我们假定内驱力是随出生而出现的,但对环境的兴趣或控制,以及道德感或抱负都不是随出生就出现的。所以很明显,自我与超我是在出生以后某一时间才产生的。

弗洛伊德假定本我是由出生时所有的心理结构组成,自我与超我则源于本我,但随着成长过程而分化出来,成为独立的功能性实体①。【①后来有人假定新生儿的心理结构是未分化的结构,从它分化出本我、自我与超我。这种观点要比假定本我是先存在的、是后两个的渊源,更有利。】

这种分化第一次的发生与自我的功能有关。我们都知道,在婴儿发展出任何一种道德感以前,婴儿对他的环境就具有兴趣,并能够对环境施予某种程度的控制。事实上,弗洛伊德的研究使他认识到,超我的分化并不是在5或6岁才开始的,也可能不是在几年以后才牢固地确立,超我的分化可能要到10或11岁才开始。另一方面,自我的分化开始于生命的头6或8个月,在2岁或3岁才牢固确立②。【②一些分析学者(如著名的Klein及其同事)假设,超我在一岁以前就开始怍为独立的心理系统而活动。但目前,这一观点不被大多数精神分析学家所接受。】

因在发展时间上存在着这些差异,对我们来说,分别讨论自我与超我的分化将是比较适宜的。从时间的差异性看,我们最好从自我谈起。

在下面讨论自我的分化与发展时,读者要记住一点,即在一本书中,必须依次逐个地介绍和讨论这些发展的各个方面,虽然在现实生活中它们是同时发生的,是相互影响的。为了得到自我发展比较全面的图像,我们必须熟知它的所有情况,不能在一个时间里只介绍一个方面而忽略其他。我们应该同时讨论所有的情况,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因此,读者就应该在阅读某一方面的同时,认真考虑其他所有的方面,除非读者先前就很熟悉下面讨论的材料。这就是说,读者至少要读两次以上。只有反复地阅读,读者才能较清楚地理解自我分化与发展的各个方面的密切关系。

我们已经说过,我们称为自我的这组心理功能,主要的或在重要的程度上与处理个体与其环境的关系的功能相似。对成人来说,这一概括性的阐述包括许许多多的现象:愿望的满足、习惯、社会压力、认知上的好奇、审美或艺术上的兴趣及其他一些现象。这些现象中,某些之间有很大差别,某些只有细微的差别。

然而在儿童时代,尤其是在婴儿早期,没有那么多的理由对环境感兴趣,他们的性情也不是那么变化不定与难以捉摸。幼年时儿童的态度是很简单、很实际的:“给我我要的”或“做我想做的”。换句话说,对儿童而言,环境只是作为一个满足或释放(来源于内驱力并构成本我的)愿望、冲动及心理紧张的对象。如果我们想把我们的观点讲得更全面一些,我们还必须加上相反的方面,即环境也会成为儿童痛苦或不愉快感受的来源,而这些感受却是儿童试图逃避的。

重复地说,婴儿最初之所以对环境发生兴趣,是把环境作为可能获得满足的源泉。心理用于对付环境、利用环境的那些部分逐渐地发展成为我们所谓的自我。也就是说,自我即心理为了获得最大限度的满足或释放本我而应付环境的那一部分。就像我们在第二章所说的那样,自我是内驱力的执行者。


7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 09:31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三章心理结构(之一)2

自我与本我之间合作得这样好,在我们的日常临床工作中并不常见。相反,我们日常所处理的都是自我与本我之间严重的冲突。它们是神经症的来源。作为临床医生,由于在工作中必须时时处处想到这种冲突,以至于忘记了冲突并不是自我与本我之间惟一的关系。自我与本我之间的冲突,确实不是主要的关系,我们刚才所说的合作关系才是重要的。

我们不知道,在心理发展的哪一阶段,自我与本我之间开始出现冲突,并对心理功能具有重要的意义。似乎很有可能发生在自我已经发生较大程度的分化与组织之后。我们暂不讨论这些冲突,待到讲解自我与本我的发展时再说。

在生命最早的几个月,自我应付环境的活动是什么?对我们成人来讲,这似乎没什么意义,但瞬时的反射证实了它们的重要性。我们可以肯定,尽管它们表面上很不重要,但它们与我们以后生命中所获得的成就比起来,则是一个相当主要的里程碑。

对骨骼肌的控制是一组明显的自我功能,即我们常指的运动控制。各种感知觉的形式也同样地重要,因为它提供了有关环境的基本信息。如果一个人想有效地影响环境,有必要得到一个记忆库。显然,一个人知道过去发生的事情越多越详尽,他经历的“过去”也越多,他将会更好地利用现在。随便提一句,最早的记忆似乎就是那些有关本能满足的记忆。

这些功能之外,婴儿早期必定有某些心理过程与后来生活中我们所谓的情感相对应。这一些原始的情感或情感的前体是什么?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但至今仍没有令人完全满意的答案。最后,在婴儿早期的某个时间必定进行着所有人类的自我活动;初次发生于冲动与行动之间的犹豫不决,释放的首次延迟。这些都将会逐渐发展成为无边无际的我们称为是思想的复杂现象。

所有的这些自我功能——运动控制、知觉、记忆、情感、思维——正像我们能够看到的那样,是以原始的、基本的方式开始的,只是随婴儿的成长而逐渐发展。这种渐进的发展是自我功能一般的特征,而与自我功能的渐进发展有关的因素又可分为两组:第一组是生理上的成长,在此是指主要由基因决定的中枢神经系统的生长;第二组是经验,或经验因素。为了方便,我们把第一个因素称为成熟。

我们可以很容易理解成熟的重要性。如直到脊髓中锥体束髓鞘形成之后,婴儿才能对四肢的运动进行有效的控制。同样,双眼视觉的能力必须依赖于适当的眼球调节运动与斑状图像的融合。显然,这种成熟因素对自我的发展,在速度上及顺序上均有很大的影响。我们从发展心理学家那里学到这方面的知识越多越好。然而,弗洛伊德的兴趣在于经验因素对自我发展的影响,虽然他很清楚地意识到基因因素的重要性及机体构造与环境交互作用的复杂性。

弗洛伊德(1911)的一个经验是,在形成自我的最早阶段,婴儿与他自己躯体的关系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他指出,我们自己的躯体在我们整个一生的心理生活中占据着非常特殊的位置,而且在婴儿很早的时期就占据了这一特殊的位置。他认为,原因不只一种,比方说,躯体的一部分与婴儿环境中其他任何物体都不同,当儿童触摸或轻咬自己的躯体时,产生了两种感觉而不是一种,即不仅有感觉,同时还有被感觉。这是不存在于其他任何物体的。

此外,更重要的是,婴儿自己躯体的一些部位为本我的满足提供了既方便又时刻都可获得的东西。如,由于成熟及某种程度的经验,婴儿在3至6个星期时能够把他自己的拇指或食指放进嘴里,使得自己在想吮吸的任何时候都能够满足这个愿望。我们相信,对这么小的婴儿来说,在心理上任何东西都比不上伴随吮吸所带来的口欲满足更为重要。我们可以想象,各种自我的功能(运动控制、记忆、动觉)也十分重要。它使得吸吮拇指的满足以及内驱力本身的对象——拇指与食指——的满足成为可能。我们必须记住,同样的道理,吮吸(口腔)器官在心理上也十分重要,即它们与由吮吸而产生的所有快感、经验都有着密切的关系。这样,躯体上被吮吸的及吮吸的部位,在心理上均具有或将变成为十分重要。它们的心理代表物在属于自我的那些心理内容中也就占据着重要的位置。

我们应补充说一下,由于躯体的一些部位常常产生痛苦或不舒服的感觉,而且这些痛苦感觉往往是不可逃避的,因而它们在心理上很是重要。譬如,一个婴儿饿了,喂了他之后他才不感到饿。我们不可能把饥饿的感觉“拿走”,就像把手从引起疼痛的刺激物上拿走那样。

通过这些因素以及其他我们较模糊的因素,我们可以看出,婴儿的躯体——首先是各个不同的部分,而后是整体——在自我之中占据了特别重要的位置。躯体的心理代表物,即与它有关的记忆与观念,由于内驱力能量的投注,可能是婴儿早期阶段自我发展的最重要的部分。弗洛伊德(1923年)说,自我最初就是整个躯体的自我,这表达了上面的事实。

在自我的发展中,另一个十分重要而又依赖于经验的过程被称为认同,通常是与人,与环境中的物体认同。靠“认同我们经过行动或加工,使思想或行为的一个或几个方面变得像某事或某人。弗洛伊德指出,倾向于变成环境中的对象,是个体与对象的关系的重要部分,尤其是在极早期的生活中。

早在生命第一年的中期,人们就能在婴儿的行为中看到这种倾向。如,靠模仿成人的微笑,婴儿学会了微笑;模仿人们对他说话而学会了说话。在依赖于模仿的这段时间里,成人总在不断地带领正在成长的孩子玩大量的模仿游戏。只要提到“藏猫猫”及“拍拍手”,人们就可想到这类游戏在孩童时期的这段时间占据了多大的部分。

认同重要性的另一个例子是婴儿对语言的获得,但这要晚一些时间。观察表明,儿童对运动言语的获得依赖于对环境中的物体的模仿,也就是大量地应用认同这一心理倾向。只有当中枢神经系统已足够成熟,儿童才能学会说话,而且语言的获得从总体上来讲并不只是简单的模仿过程。不过,儿童常常是在模仿中学说话的,至少在最初是这样的。也就是说,他们重复成人对他们说话的声音,在模仿成人的过程中学会了说话,而这往往是作为游戏的一部分。在观察每个孩子以环境里的成人及大孩子一样的“腔调”来谈话这一事实,是会受到很大启发的。如果孩子听力正常的话,音调、音高、发音与风格都学得准确无误。由于模仿得如此的准确,使得人们怀疑我们一般听说的“音盲”(即分辨不出音调的相对差异)可能真的是天生的。我们可以确定,“认同”在获得我们称之谓运动言语的这一特殊的自我功能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言谈举止,体育或智力上的兴趣与爱好,本能驱力的随意表现的倾向(如发脾气),或对这些表现进行控制的倾向,及其他一些自我功能也是如此,即认同起了重要的作用。这些方面中,有一些很明显,有一些则较细微、较不明显。但把它们放在一起,就能很明显地看出,经验对自我形成的作用确实非常重要。

当然,与环境中高度投注的人或事认同的倾向,并不只限于儿童的早期。如,青少年的穿着打扮、言谈举止往往与娱乐界的偶像或体育明星相似,也就是说,此时他已与那位偶像或明星认同了。这种认同在青少年中可以是短暂的,但也并不总是如此。教育工作者很了解这一点的重要性,即青少年的老师不仅要教得好,而且必须以身作则,成为学生的“好榜样”,使他的学生都变成他,与他认同。纵然,我们并不总是同意教育工作者关于好榜样的模式,我们仍然应该同意,学生倾向于与他们的老师认同的事实。

这种倾向确实在人的整个一生中都持续地存在,但在后来的生活中,大部分是以潜意识作为表现的。换句话说,成人常常并不知道,他在思想及行为的某些方面正变得像另一个人,即模仿另一个人,或已变得像他人。在生命的早期,想变得与他人相像的愿望是很可能接近于意识的,虽然并不总是这样。如一个小男孩毫不隐瞒地想学他的父亲,后来又想学“超人”等。长大之后,他会像他的新老板那样留起胡子,但他并没有意识到有要与新老板认同的愿望。他这样做的愿望是潜意识的,尽管他留胡子的决定已表达了这种愿望。

到现在为止,我们讨论的是个体与环境中里比多高度投注的人或事认同的倾向。从我们的讨论中已有证据表明,这种倾向是很正常的,虽然它们似乎在早期的精神生活中比晚期要更显著、更重要。

有趣的是,还有一种与攻击能量高度投注的对象进行认同的倾向。如果被争论的对象或人是强有力的,那么就会发生一种叫做“与攻击者认同”的认同。在这种情况下,个体满足于(至少在幻想上)分享了对手所具有的力量与荣耀。不论是儿童还是成人,他在一个被崇拜的对象上投注了大量的里比多,与此对象认同,就会为他提供同样的满足,就像我们先前所举的与父母、教师、受欢迎的偶像及老板的认同那样。


8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 09:36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三章心理结构(之一)3

我们所掌握的最有力的证据表明,认同是继发于某些幻想。在这些幻想之中,人们希望拥有所钦佩的对象的权力与财富。毫无疑问,在许多事例中,有强有力的动机在起作用,可以简单地说,与一个对象的认同是里比多投注的结果。因为,远在类似于羡慕这类动机或取代被羡慕的对象这类幻想还没有被确信为在起作用之前,在婴儿期的某个时间就已能够观察到这种倾向。认同是否也可能是攻击能量高度投注的结果,至今仍是个有待回答的问题。

弗洛伊德强调在认同过程中起重要作用的另一个因素,叫做对象的丧失(object loss)。它可以指对象实际的死亡;对象已死亡的幻想;与对象长时间的或永久的分离;或者这种分离的幻想。他发现,在上述任何一种情况下,都存在着与丧失的对象认同的倾向。后来的临床经验重复地验证了此发现的正确性和重要性。例如,一个人的父亲死后,此人的生活道路改变了,他变成了他父亲的复制品,像他父亲过去所做的那样接替了父亲的企业,一下子好像自己长大了许多。弗洛伊德还引述了一个病人自认为犯了罪,而事实上是她死去的父亲做的。第一个例子,我们应称之为是正常的。第二个例子显然是有严重精神疾病的病人。

就像例子所揭示的那样,被高度投注的人的丧失(死亡或分离)对个体自我的发展可能具有关键性的影响。在这类例子中,存在着一个持久的要求,即想模仿或变成已丧失的人。最常被精神分析实践所研究的这一类案例是抑郁。这些人的精神病理学里,潜意识地与丧失的对象认同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这样,我们可以看出,认同在自我的发展中所起的作用不只一个方面。首先,它是个体与其高度投注的对象之间的关系的一个固有的、内在的部分,尤其是在生命早期。另外,我们已提到过,与所钦佩的以及所憎恨的对象之间的认同,即安娜•弗洛伊德所说的“与攻击者的认同”。最后,也就是我们最后提到的那个问题,高度投注的对象的丧失导致了与丧失的对象或多或少地认同。不论认同发生的方式是怎样的,其结果是更好或是更坏,它总是使自我变得更为丰富。

现在,我们想讨论与区分自我与本我这一主题密切相关的另一个主题,即我们称之谓初级与次级过程(the primary and the secondary processes)的那些心理结构的功能。

之所以命名为初级过程,是因弗洛伊德认为它是心理结构起作用的原始方式。我们认为,本我在整个一生中所起的作用与初级过程相一致,而自我的活动在生命的早期,即当自我的结构还没有成熟,还很像本我时,也是如此。另一方面,次级过程是在生命的第一年中逐渐的、渐进地发展起来的,它是以相对成熟的自我的活动为特征的。

“初级过程”与“次级过程”这两个术语在精神分析文献中,只是指两种相互联系而又有区别的现象。“初级过程”可以指儿童在自我还没有成熟时独有的某一类思维,也可以指我们所认为的驱力能量——里比多的或攻击的——在本我或不成熟的自我中移动或释放的方式。次级过程可以指成熟的自我所特有的某一类型的思维,也可以指我们所认为的在成熟的自我中产生的心理能量的结合与动员过程。这两种思维在临床上更有其重要的意义,也容易被研究。这两种处理及释放心理能量的方式在我们的理论上很重要,但比较难研究。它们对于我们所有的有关心理能量的假设都是适合的。

讨论初级或次级过程时,先谈谈在心理能量操作中的现象。

对于初级过程,它基本的特征可以用我们以前关于内驱力能量的理论公式来简单地描述。简而言之,与初级过程有关的内驱力投注具有高度的活动性。我们认为,这种投注的活动性可以解释初级过程两个显著的特征:①本我以及不成熟的自我具有要求得到立即满足(投注释放)的倾向;②投注能够从受阻的或不可能达到的最初目标或者释放方法上转移,并能够用相似的、甚至不同的方式来释放。

第一个特征,即要求得到立即满足或投注释放的倾向,在婴儿期与儿童期很是明显,这时自我的功能还没有成熟。此外,后来的生活中,它比我们的虚荣心所愿承认的要常见得多。用精神分析的方法对潜意识心理过程的研究,特别是对我们称之为本我的那些过程的研究表明,立即释放投注的倾向是我们整个一生中本我的特性。

对于第二个特性,即用一种投注释放的方法取代另一种,可以用一些简单地例子很好地解释。婴儿提供给我们这样一个例子。当婴儿得不到乳头或奶瓶时,他就吮拇指。这时,与吮吸冲动或愿望有关的内驱力能量的投注,指向了乳头或奶瓶的心理代表物。可以看出,这种投注是灵活的。当得不到乳头或奶瓶而无法实现释放时,此种投注就会转移到婴儿可获得的自己的拇指上,靠吮吸拇指,实现了投注的释放。

另一个例子是儿童玩泥巴。玩粪便不再是投注释放的一种可行的方式,因那是被禁止的,故而与粪便的心理代表物有关的投注具有灵活性,作为儿童,他可以把投注转移到泥巴上,由玩泥巴来达到投注的释放,以获得相同的满足。同理,我们可以理解到为什么当儿童生妈妈的气时就咬或戏弄小弟弟了,或者,一个人在白天不敢向老板发泄他的愤怒,在晚上却朝孩子大喊大叫了。

当我们转过来考虑次级过程时,我们会发现,情况与初级过程十分不同。这里,强调要延迟投注能量释放的能力。我们可以说,关键似乎是只有当环境条件非常令人满意时才可能延迟释放。诚然,这有些像把人比做神,毕竟我们是在谈论自我,即人本身。无论如何,延迟释放的能力是次级过程的一个基本特性。

次级过程的另一个基本特性是,比起初级过程来说,投注更紧密地与投注释放的某个特定目标或方法维系在一起。至于第一特性,即延迟满足的能力,在初级与次级过程之间只有量的差异,没有质的差异。

同样的理由,从一种过程到另一种过程的过渡是逐渐进行的。无论在追踪描绘某一个体的成长与发育过程中,还是在企图研究某一个体的心理活动,都不可能在初级与次级过程中间划一条截然分开的界线。常常可以说,某一思维或行为具有这样那样的初级或次级过程的痕迹,但没有人敢说“这儿是初级过程的结束,那儿是次级过程的开始”。从初级到次级过程的渐进的变化,是我们称之谓自我的那些心理过程分化与成长的一部分。

就像我们以前所说的那样,初级与次级过程也可以指两种不同类型的思维或思维方式。我们认为,生活中初级过程的思维比次级过程思维出现得要早些,后者是作为自我发展的一个部分或方面而逐渐发展起来的。

现在,如果我们想定义或描述这两种思维方式,我们会发现,次级过程的思维要比初级的易描绘些,因我们对前者较熟悉,它就是我所知道的来自内省的有意识思维,它主要是有声语言,遵循逻辑与句法规则。它是我们普遍认为相对成熟的自我所具有的思维方式。因为我们对它比较熟悉,就不需要具体的、进一步的介绍。

另一方面,初级过程的思维是自我还没有成熟的那些年龄的儿童所特有的思维方式。它与我们所熟悉的有意识思维,即我们称之为次级过程的思维有很大的不同。由于如此的不同,以至于使读者可能会认为,初级过程的思维是一种病理的心理功能,而不是正常的心理功能。因此,强调下面的论点是很重要的,即初级过程的思维对不成熟的自我而言是很正常的,是一种主要的思维方式,而且在某种程度上很正常地存在于成人的生活中。这一点不久我们就会看到。

我们接着介绍初级过程的思维。它往往产生陌生而费解的印象。它缺乏任何负性的、有条件的、有其他修饰性的连接词。如果陈述某事,只能从上下文来看出,它是指正性的抑或负性的、或有条件的抑或表示愿望的。这里面,互为相反的事物可能相互取代而出现,相互矛盾的观念可以和平共存。我们似乎很难相信这种思维不是病态的。

在初级过程的思维中,往往用暗指或类似物来表达,也可能用部分的物体、记忆或观念来代表全部,也可能用某一种思想或意象来表达几种不同的思想或意象。事实上,在初级过程的思维中,言辞的表达并不像在次级过程的思维中那样,是专用的。视觉或其他感觉的印象可以代替一个词或一段话或一个章节。还有一个特征,即时间感或对时间的考虑在初级过程思维中是不存在的。没有“以前”或“之后”,“现在”或“后来”,“首先”、“其次”或“最后”之类的东西。在初级过程中,过去、现在与未来都是一样的。


9
 楼主| 发表于 2018-12-4 16:31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三章心理结构(之一)4

初级过程的思维在一些严重的精神疾病中十分明显,而且由于它在精神生活如此的突出,以至于形成那些精神病人的主要症状。在中毒或脑器质性疾病造成的各种谵妄案例中,在病因不明的严重疾病如精神分裂症、躁郁症案例中都可以见到初级过程的思维。但初级过程的思维本身并不是病态的。在这些案例中,病态表现在缺乏或者未出现次级过程的思维,而不是因为有了初级过程思维的存在。成人的生活中,初级过程的思维占了优势或占了全部的活动时,才构成了病态。尽管初级过程思维给我们留下的最初印象十分奇怪,下面的讨论将有助于对它更好地理解,使我们认识到,它比我们所想象的要熟悉得多。

如我们知道,幼儿的智力发展的过程中往往缺乏时间感。要经过几年的时间,儿童才会有时间感。在此之前,儿童只能理解“这里与现在”,由此可以看出,初级过程的思维是儿童早期的一个常见的特征。

同样,用非语言的方式来表达观点的倾向也是儿童早期的特征之一,这是会说话以前的儿童所必须有的思维方式。

至于我们所介绍的混乱的、不合逻辑的、概要性的特征,以及修饰性连接词的应用,甚至是反向虚词的应用,在书面言语中要比在口头言语中更为常见。在口头言语中,大量的意义可用上下文、手势、面部表情及声调来表达。而且,说话的方式越口语化,越不正规,句法越简单。一旦离开了上下文,说的话本身越易模糊。如,说“他是一个伟大的人物”这句话,说话人如果用严肃的、开玩笑的或讽刺性的方式来说,就分别指几种不同的含义。如果说话的人是在讽刺,“伟大”一词则表示字典所给出的定义的反义。这种用反义语来表达,乍看似乎是初级过程的思维中最令人难懂的一个特征,但在日常生活的运用中却很常见。由于如此之常见,以至于我们不意识到它的频繁性,除非我们特别注意。

类似的,用整体来代表部分,或用部分来代表整体,或用暗示或类似物来代表都是在诗歌中所追求的思维方式,在玩笑与俚语中也常见。甚至用非言语的方式来表达观点也常常潜入我们的意识生活。虽然我们的艺术修养可能不很高,我们也会用诸如“整个故事用语言难以描述”之类的话来形容一些图画。我们将会认识到,这种企图在幽默的动画片、漫画及广告图像中很是常见。

这些例子都表明,初级过程的思维并不像我们起初所假想的那样,与成人有意识的思维不相容。显然,在整个一生中它都存在,并持续地起着虽然是从属的但相当重要的作用。另外,就像我们在下一章将见到的那样,在正常情况下,自我保持着暂时地逆转到儿童所特有的不成熟模式的能力。这常见于不管是否以饮酒来增添情趣的成人在玩游戏、开玩笑之时,也可以在睡觉、做梦或醒时做白日梦时出现。在这些情况中,初级过程的思维比次级过程的思维有明显的短暂的增加。后者就像我们已说过的那样,在成人的正常生活中占统治地位。

虽然我们到目前为止已概括了初级与次级过程思维的基本要素,但还要谈谈以下几点,以使读者更好地探讨有关这些主题的精神分析文献。

首先,为了更好地界定初级过程的思维,精神分析文献中用了两个术语来描绘这种思维的一些特征。这两个术语分别是“替代”(displacement)与“缩合”(condensation)。

技术上,精神分析的“替代”是指用整体代表部分,用部分代表整体,或用与某一个观念或意象有联系的观念或意象来取代之。弗洛伊德假定,这类取代是由于或者依赖于投注,即心理能量释放的转移,使它从某一个思维或观念转到另一个上去。为此,他选择了“替代”一词,被替代的就是投注。另外,此术语显示了初级过程的思维与内驱力能量(也叫初级过程)特有的调节方式之间的密切联系。这种情况下,初级过程的思维所特有的替代的倾向与我们已介绍过的初级过程所特有的投注的移动有关。

“缩合”这一术语,用于指单一的话或意象,甚至是其中的一部分,来表示几种观念或意象。像替代一样,“缩合”这一术语选用来指过程所依赖的能量的替代,弗洛伊德假定,当许多心理代表物被一种所代表时,对这些代表物的投注就缩合在一个上了。

另一个初级过程思维的特征是象征性的表达(symbolic representation)。虽然它很像我们已经讨论过的“替代”这一特征,我们还是把它当作独立的、特殊的一个特征来考虑。

弗洛伊德对梦及神经症进行研究的早期(1900年)发现,梦或症状中有一些成分对不同的病人来说具有相似的涵义,而这涵义与他们日常生活中的意义又不同,尤其奇怪的是,病人自已并不知道其涵义!如,在梦中,一对姐妹常代表乳房,旅游或缺席代表死亡,钱代表粪便,等等。这就好像人们在潜意识里运用一种秘密的语言,无法有意识地去理解它,也像没有语言的字母,弗洛伊德称之谓象征。换句话说,在初级过程中,可能用金钱作为与粪便完全一样的象征,用旅行来代表死亡等。这确实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实。因此,这一发现激起了人们强烈的兴趣,同样也激起了强烈的反对。之所以造成这么多人的兴趣或反对,是因为被象征所表达的事物及观念是被禁止的(如性的或“下流的”)。

可用象征来代表的事物并不很多,包括躯体和它的各部分,尤其是性器官、屁股、肛门、尿道与消化道及乳房;最接近的家庭成员,如父母、兄弟姐妹;某些躯体功能与体验,如性交、排尿、排粪、吃、哭、发怒及性兴奋;出生,死亡;以及其他一些。读者会注意到,这些事情都是小孩感兴趣的,换句话说,它们对自我还未成熟的个体是很重要的,此时,初级过程在个体的思维中起主要的作用。

对初级过程及次级过程的讨论就到此为止。现在,我们转向内驱力能量理论的另一个方面,去了解自我如何从本我中分化出来,以及随后的发展。

这一方面叫内驱力能量的中立化(neutralizaltion)。中立化的结果是,迫切地、尽快地需要释放的内驱力能量(如所有的本我投注)变得可被自我所接受,在自我的支配下,按照次级过程来完成它的各种工作与愿望。这样,我们把未中立化的内驱力能量与初级过程相联系,虽然我们并不肯定中立化与次级过程的建立与操作之间的准确关系。

首先,中立化是渐进的,而不是突然的变迁。其次,被自我功能所接受的能量对自我是必需的。没有能量,自我就失去功能。

我们说中立化是渐进的,指的是这种转化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一点一点地发生的。就像与自我发展有关的其他变化那洋,它是一种逐渐发生的变化,而且与自我的成长是平行的。中立化对自我的成长来说是极重要的。

如果我们试图给中立化的能量下一个定义的话,一个最简单、最易理解的定义是,它是一种从原始的、性的或攻击的能量明显地转变而来的能量。这一内驱力能量去性(desexualization)的概念,是弗洛伊德(1905年)认为性驱力是惟一的本能驱力时所提出的。近些年来(指四五十年代——译者注),作为伴随物,“去攻击性”(desaggressivization)—词已被引进。但是我们认为,不论是对性能量还是攻击能量,似乎简单地称中立化更可取。

中立化一词是指一种个体活动。这时,个体停止了通过投注释放而获得内驱力的满足,转而开始为自我服务;对任何事情(哪怕是接近原始的、本能的形式的事情中),都明显地或完全地脱离满足或投注释放的需要。下面的例子可以帮助我们更容易理解之。

儿童最初的讲话尝试,就像不成熟的自我的其他活动那样,对各种内驱力的投注提供了一种释放途径。很难或不可能全面、准确地知道幼小儿童在讲话时所释放的内驱力能量是什么,但我们可以肯定其间有下列几种:情绪的表达;与成人或年长兄弟姐妹的认同;与成人玩游戏及贏得成人的注意。然而,这时的语言运用很大程度上不在于这种满足,即使缺乏最初所伴随的那些直接的满足之时,也可用语言来交流思想。那种最初的原始的内驱力能量已被中立化,并为自我服务了。

我们要强调,像谈话这一类的、活动与内驱力满足之间的关系,在生命的早期是正常的。没有内驱力能量的贡献,语言的获得将会受到严重的妨碍。我们可以在临床的实例中,如在孤独的缄默症儿童、精神病儿童中看到这一事实。这些儿童与成人没有令人满意的关系,他们的言语只有在治疗的过程中,即重新开始有了或第一次有了满意的关系时才能恢复或首次产生。另一方面,如果涉及到的内驱力能量未能充分地中立化,或者在后来的生活中,未进行中立化,讲话或供它利用的中立的能量被重新本能化了,那么神经症患疗的冲突就会干扰自我的功能。不管是否有内部冲突,个体都具有这种功能。从儿童的口吃(不适当的中立化)及癔病失语(重新本能化)可以见到这种本能化的结果。附带地,我们可以加上,重新本能化(去中立化)是退行现象的一种表现。关于退行,在第二章我们已提过,在第四章还要讨论。

中立化的能量是在自我的支配下执行一些自我功能的。这符合自我的操作是自主的这一事实,因为这些操作一般地不受内驱力的变迁(至少在幼儿期之后)以及由内驱力所引起的内在的心理冲突所干扰。从这种意义上来讲,这些操作是自主的。但是,它们的自主性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而且如我们上面所说的那样,在一些病态的情境中,它们支配的能量可能是重新本能化的,它们的活动受来自内驱力的欲望所影响,或者受这些欲望的冲突的影响,甚至任这些欲望所摆布。(沈德灿译)
10
 楼主| 发表于 2018-12-5 14:00 | 只看该作者
第四章心理结构(之二)1

在第三章里我们已经对本我与自我不同的形成过程及机能等诸方面进行了探讨。我们也谈及了由“自我”所组合起来的各种基本心理机能,如动作控制、感知觉、记忆、情感和思维等。同时也讨论了影响自我发展的两个因素,即我们称之为成熟以及环境或体验这两个广泛的范畴。我们还重点讨论了后一个范畴,并指出了婴儿自身环境对自我发展的重要性。此外,我们也讨论了通过环境中其他人的认同,对儿童自我发展的重大影响。我们还转而讨论了什么是心理结构各个部分的机能模式;什么是初级的和次级的心理过程,特别是思维过程。最后我们又讨论了来自内驱力的心理能量的中立化在自我的构成及其功能中所起的作用。

在这一章我们将讨论两个密切相关的重要问题,第一个题目是关于自我如何了解及控制周围环境;第二个题目是关于自我如何控制和约束本我由于内驱力的作用而产生的愿望与冲突。这第二个题目十分复杂而又十分重要。因为,自我一方面作为本我与环境的中介,要同外部世界作斗争;另一方面又必须对本我进行控制,即同内部世界作斗争。

现在开始讨论第一个题目。即自我对于环境的控制。正如前面我们讨论过的,自我至少有三个与此有关的重要功能:一是感知觉,它向自我通报环境的直观情况;二是记忆能力、比较能力和按照次级过程进行的思维能力,它们提供了比原始感受印象更为高级的关于环境的知识;三是动作控制和技巧,它们通过活动方式使个体承担起改变身体环境的任务。正像人所共知的,这些功能是互相关联而不是相互分离的,例如:在获得感觉印象时,手的触摸,动作技巧是重要的,正像立体视觉的与用手触摸时所获得的感觉一样。然而,除了这些不同的和相互关联的自我功能以外,我们还认为自我在协调与环境的关系上起着特别重要的作用,称之谓现实检验(reality testing)。

所谓现实检验,一方面可以理解为自我区分由外界所产生的刺激或知觉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理解为自我区分由本我产生的冲动与欲望的能力。假如自我能成功的完成任务,我们就认为个体具有良好的或适当的现实感,否则,就认为他的现实感是不良的或缺陷的。

那么现实感是怎样发展起来的呢?我们认为,就像其他自我功能一样,它是婴儿在一个相当长时期的发育成熟过程中逐渐地发展起来的。我们设想,婴儿在出生的最初几周,根本无法区分来自躯体的及本能驱力的刺激与来自环境的刺激。这种能力的发展是渐进的,部分是由于神经系统和感觉器官的成熟,部分是由于经验的积累。

弗洛伊德(1911年)把注意力放到挫折的研究上来,并作为后来的研究重点之一。他认为,现实检验的发展在出生后的头几个月至关重要,并指出:婴儿多次体验到的得到满足的重要刺激(如来自乳房和乳汁)有时也会丧失。一旦婴儿发现了这些,即使这个特殊刺激的投注再高(此例中婴儿处于饥饿状态),也能使他认识现实状况。

弗洛伊德认为,这种挫折的经验在婴儿期以各种方式不可避免地一再重复出现,是婴儿现实感发展的最重要的因素。也就是,通过那些经验,婴儿学会了去认识在世界上时隐时现的某些事物。对这些可能不在眼前的事物却又老是向往它的存在。这是婴儿认识事物(如妈妈的乳房)的起点,而这些事物来自“身外”而非来自“自身”。相反地,有些刺激,不管婴儿多么希望它不存在,但却又老是存在。这些刺激来自“自身”而非“身外”。这是婴儿认识这一类事物(如胃痛)的起点。

区分某些事物是“自身”和“非自身”的能力,部分来自现实捡验的一般功能,部分来自自我界限的确立。实际上,使用自身界限(self-boundaries)可能要比用自我界限(ego boundaries)更确切一些,只是在文献上后者的使用变得固定起来。

在这种经验的影响之下,成长中的儿童的自我逐渐形成了检验现实的能力。我们知道,在儿童期,这种能力是随时间的迁移而不断变化的。例如,孩子们有把所做的游戏想象成为现实的倾向。然而,我们必须认识到,即使是正常成年人的生活也是随愿望、恐惧、希望和记忆而变化的,很少有人认为世间是安宁和稳定的。我们绝大多数人对世界的看法或多或少都受着我们自己内在精神生活的影响。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当我们看到各自的国家由热爱和平的关系转入到战争状态时,那些以往被认为可敬的人就可能变成可鄙和凶恶的人。是什么造成我们对他们的品质评价的转变呢?我们必须承认,是我们自身内部的心理过程的改变成了决定性因素。无疑,这些心理过程是十分复杂的,但它的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是唤起了我们对敌人的仇恨并要求去消灭敌人。但它的另一种作用是使人产生罪恶感,以致害怕惩罚和报复。由于这种起伏的感情,使得原先在我们眼里的可尊敬的邻居,变成了可鄙、可恶的人。

自我用作现实检验能力的这种不全面不可靠的特性,影响到我们前面讨论到的流行的偏见。显然,这也可以来自迷信和巫术的信念,以及来自一般的宗教信念。不过,正常成年人的日常生活中,现实检验的能力可达到相当程度的成功,只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才会使它缺损或减弱。精神病患者的现实检验的能力所受到的障碍比起看来正常的神经症患者要严重得多。一个精神病人坚信他的妄想或幻觉是真实的,其实他的妄想或幻觉只是他自己曾经历过的恐惧和愿望。

对于各种严重精神疾病来说,现实检验的障碍具有如此的规律性,因此可以作为诊断精神疾病的标准。这种障碍的严重后果提示我们:在自我作为本我代言人的正常角色中,现实检验的能力至关重要。完整的现实感能使自我为本我的利益而有效地作用于环境。自我与本我联合起来为了得到满足的机会而力图去利用环境,这对自我来说是很宝贵的。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作为本我和环境之间起中介作用的自我角色的其他方面。我们发现,自我能延缓、控制或阻止本我能量的释放,而不是促进或加速它的释放。

当我们理解了自我和本我之间的关系后,我们就知道自我对于本我能量释放的控制能力在有效地利用环境方面是头等重要的事情。假如一个人稍稍耐心地等待一下,他就能经常地避免某些由于不满足而引起的不愉快,并能增加获得满足以后的愉快。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一个1.5岁的孩子想要撒尿,如果他的自我能坚持到他在进到厕所之后再撒尿,那么他就能避免大人的责骂,同时会得到赞扬而感到十分愉快。此外,我们发现某些内驱力能量释放的延缓是次级过程和次级过程思维发展的重要部分。这对于自我利用环境极为可贵。

因此,我们可以将自我发展的每一过程,都理解为自我在某种程度上延缓了本我能量的释放,以及在某种程度上对本我进行控制。安娜•弗洛伊德(1954年)将本我与自我的关系比作现代国家的个人与政府机构之间的关系。她指出,在一个复杂的社会中,公民要想让公仆们有效地工作并代表他们的利益,就必须让公仆承担许多任务。政府机构为个体公民创造了许多好处,为他们带来欢乐和享受,但同时也会发现有某些弊病。因为政府机构在满足个体特殊需要上往往收效太慢。同时,每个人都有自认为最好的理想,而这样的理想此时又得不到。在类似的情况下,自我可能强行延搁本我的内驱力,借口环境的要求而进行遏制,并以中立化的方式为自身的利益而适当地使用内驱力的某些能量。

到此为止,我们已对自我与本我之间的关系有所了解,认识到自我与环境之间的关系,还远不足以使自我有能力与本我的本能愿望长期对峙。毕竟我们已经反复讨论过自我与现实的关系。自我最初是为本我服务的,因此我们会期望,在本我欲望与环境现实之间存在重大冲突之时,自我应与本我更紧密地结合起来。然而,我们所发现的情况与我们的期望竟有天渊之别。在某些情况下,自我可能自己起来反对本我,甚至直接阻止它的内驱力能量的释放。自我对本我的否定,只有在自我功能得到某种程度的发展,并对它加以组织以后才明显地表现出来。当然,自我的发展和组织在生命之初就已经开始了。我们知道,很小的孩子常有攻击其兄弟姐妹的行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外界环境对此行为的压制,自我也就否定了本我的这一欲望,似乎攻击行为已不存在。这只不过是由于自我占了主导地位并压抑了本我欲望,使其得不到显现的机会而已。

由此我们看到,自我最初虽然只是本我的执行者,并在生命的各个方面表现出来,但自我同时也从很早就开始逐渐学会了去控制本我,并同本我对抗,甚至发生公开的冲突。这样,自我就从对本我的顺从和助长,变成了与本我对抗,甚至控制了本我。

我们在对自我作用进行回顾之时,也同时提出了一些需要回答的问题。我们如何解释最初作为本我的一部分,并服务于本我的自我是怎样扩展为对本我进行控制的呢?当自我成功地控制本我冲动时,它是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呢?

对于第一个问题的回答,部分地取决于婴儿与其所处环境关系的特性;部分地取决于人类心理中的某些特性。这些特性有些是新的,而有些是我们前已述及并十分熟悉的。一般说,它们都与自我的功能有关。

就环境而言,我们知道,婴儿的环境十分特殊,有明显的生物持性,决不单单只是环境而已。如果没有这些环境——先是母亲,然后是双亲——婴儿就不能生存。因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婴儿对双亲的生理需求为什么与其对心理的需求旗鼓相当。儿童的欢乐大多来源于其父母。我们知道,由于多种因素,婴儿的母亲可能成为婴儿环境中这样一个重要的客体,在母亲的要求和婴儿的本我欲望之间发生冲突时,自我则站在母亲一边而反对婴儿的本我欲望。例如,若母亲要制止孩子破坏性冲动的表达,诸如撕毁书页等,这时自我就顺从母亲的意旨而抑制本我的破坏性冲动。

对于这部分问题的回答是很容易理解的,无需作更多的技术性讨论。接下去我们要更多地讨论一下上述已讨论过的第一个问题中的其余部分。
11
 楼主| 发表于 2018-12-8 15:16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四章心理结构(之二)2

首先,我们要再次强调的是,自我的形成及自我的功能所使用的能量整个地或大部分地来自本我。因此,我们可以假定,本我是心理能量的一个巨大储存库,自我的存在是消耗减弱本我的内驱力能量,以建立起自我来。因此,自我的发展势必导致本我的某种程度的削弱。甚至我们可以看到,在我们当中的许多人身上似乎已经完全没有了本我的痕迹,因为所有的心理能量都参与了自我的形成。从这里可见,自我的生长就像寄生虫一样在消耗着本我的能量。时当自我发展到足够强大时,就变成了控制本我的力量,而不再是完全地为本我服务了。虽然我们前面说的似乎不能充分地解释这种结果,但事实只能就是如此。

我们在这里所提及的自我形成及其功能的重要性,本我的心理能量的削弱和自我的增强过程,都具有重要的作用。

我们所看到的自我发展的主要形成过程是内驱力能量的中立化。正如在第三章曾详细描述过的这种去性过程,明显地造成了里比多和攻击的能量的减弱以及有利于自我的能量的增强。

在自我的发展过程中,心理能量从本我向自我的转移的另一个重要作用是认同过程。认同作用在第三章也已讨论过了,读者将会记得它使个体变得像是外部世界的某个客体(人或物)。而这个客体对个体来说,在心理学上具有重要意义,也是内驱力能量高度投注之所在。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所谓“变得像”就使自我产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的后果之一,是由先前附着于外部客体身上的内驱力能量全部地或部分地附着于或存在于自我之中的客体的副本。于是乎,某些本我能量就附着于自我,壮大了自我所支配的能量,同时削弱了本我的能量,改变了自我和本我的力量对比。

值得我们注意的另一方面是,本我需求被削弱,因而自我控制力得以增强,可以成为一种幻想的满足过程。显然,人们可以在白日梦的幻想或睡梦的幻想中使本我的某些欲望得以满足。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有关的本我冲动的不完全的实现及其能量的不完全的疏泄而已。正如一个口渴的人可以梦见喝到了水,不再感到口渴而继续睡眠一样。

梦幻在我们的精神生活中起着重要的作用,在此我们不想多加论述。我们只想指出,幻想的效应之一是本我冲动虽仍受自我的监督与控制,但相对来说是较容易获得满足的。因而,在幻想中使本我部分地接受自我的控制是可以实现的。这样,我们就应该清楚,实际上幻想在我们正常的精神生活中是经常发生的,

现在我们来讨论最后一个心理特征,即自我对本我的调节在什么范围内起作用的问题。在整个情况中,这种特征是决定性的,真正取决于自我在某种程度上和某些时刻对本我的调控。人具有在某种情况下产生焦虑的倾向,如果没有弗洛伊德所阐述的快乐原则作基础就很难理解焦虑的精神分析理论。下面我们就对此进行研讨。

所谓快乐原则,简言之即人们都具有获取快乐和避免痛苦的心理倾向。弗洛伊德曾用德文名词“unlust”表达并译成英文“痛苦”(pain),因此我们也常常称之为快乐-痛苦原则。然而“痛苦”(pain)—词具有双重含义,即包括了身体上的痛感觉,同时又是快乐的反义词。为了避免意义上的含混,我们选用含义较明确的“不快乐(unpleasure)”一词而不用“痛苦(pain)”。

弗洛伊德还认为,人在初始阶段,其获得快乐的倾向极端迫切且直截了当。由于年龄的增长,人们不再那么露骨地追求个人快乐了。

到现在为止,快乐原则的概念听起来很像我们曾在第三章讨论过的初级过程的概念。按照快乐原则,在生命的早期阶段,人有一种追求愉快避免痛苦的倾向,而且刻不容缓。按照初级过程,内驱力能量的投注必须尽可能地释放。这样我们就可进一步假定,在生命初始阶段的心理功能里,这个过程是占优势的。此外,与快乐原则相关联,弗洛伊德还断言,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延缓获得快乐、避免痛苦的能力逐渐增强;还有,与初级过程相关联,他又系统地阐述了次级过程发展的观念,认为随着年龄的增长,个体也延缓了投注的释放这一过程。

因此,弗洛伊德早期的快乐原则概念与后来的初级过程观点是一致的。它们的真正区別只不过是在术语的使用上,即把快乐原则看作是主观的术语,而把初级过程看作是客观的术语。也就是说,所谓“愉快”或“不愉快”这些词说的是主观现象,在这种情况下表述的是情感;而“投注的释放”或“内驱力的释放”说的是能量分配或释放的客观现象。我们应该注意到,根据我们的理论,情感或情绪是一种自我的表现,因而更多地取决于本我的过程。

弗洛伊德在实际上很清楚地意识到,快乐原则的公式和他称之为初级过程的本我功能的公式之间有很大的相似性。事实上,他曾试图把这两个观念统一起来,但终未成功,所以我们还需把这两个观念分别加以讨论。

统一这两个观念的企图是在非常简单的假设基础上作出的,即如果在心理结构中投注不能够得到释放,那时就会感受到不愉快(痛苦);而当这种投注得到充分疏泄时,就会产生愉快的感受。最初,弗洛伊德(1911年)曾假定精神紧张增加就会造成不愉快,相反就会产生愉快。如果这个假设是正确的,快乐原则和初级过程就应该是在相同假设下的两个不同的术语。

对该观点的论述如下:所谓快乐原则,说的是在很小的孩子身上有一种通过不推延欲望的满足而获得愉快的倾向;所谓初级过程,则说的是在很小的孩子身上有一种只要有投注就释放,即不推延内驱力能量释放的倾向。按照弗洛伊德最初的假设,由于满足而产生的快乐也就意味着内驱力能量的释放。如果这一假设是实在的,那么前面的两种说法所表达的是同一件事情。也就是说,快乐原则和初级过程只不过是同样假设的两种不同的说法。

弗洛伊德(1924年)曾断言,虽然在大多数情况下,快感的产生与心理能量的释放相伴随,不愉快则是这种能量积蓄的结果,有时却不完全如此。他甚至认为,相反的情形也是存在的,因为有时性紧张的增强也能体验到快感。

弗洛伊德最后的结论是,在内驱力能量的释放与积蓄之间,以及愉快与不愉快的感受之间,这两方面的关系并不简单,且难以预测。因此,他曾提出一种称之为能量释放增加比率和节律的假设。然而,往后虽然有人力图去发展关于快感和内驱力能量积蓄与释放之间关系的满意的假设,都没有得到广泛的承认。

我们到现在还不能用心理能量去满意地解释有关的“快乐原则”。因此,我们必须把握早期的关于“快乐”与“不快乐”的主观体验的解说,即人的内心或人的精神生活总是倾向于追求获取“快乐”而避免“不怏乐”的。

读者将会回忆起,我们之所以介绍快乐原则,是要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一个新题目,即焦虑这个主题。在焦虑的精神分析理论中,快乐原则的重要性,会通过我们的讨论变得更为明显。

弗洛伊德最初关于焦虑的理论认为,里比多的过度控制和不适当的释放都将引起焦虑。精神上里比多的异常积蓄,是由于外来障碍而影响它适当的释放造成的,还是由于内在潜意识冲突或性满足的抑制造成的,对于焦虑理论来说都不那么重要。由以上情况造成未释放的里比多的积蓄可能转换为焦虑。这一理论既不能解释这一转换是怎样发生的,也不能说明由什么因素决定转换发生的准确时间。根据这一理论,“焦虑”这个术语指的是病理性的惧怕。这种惧怕,在现象学上与对外部危险的正常惧怕有关,但在起因上则截然不同。对外部危险的惧怕是一种习得性反应,即基于经验的反应。而焦虑则是里比多的转换,即内驱力能量的一种病理性显现。

直到1926年,有关焦虑的精神分析理论的状况大概如此。同年弗洛伊德在美国发表了一篇名为《焦虑问题》的专著,在英国则定名为《抑制、症状与焦虑》。在这篇文章里弗洛伊德指出,焦虑是神经症的主要症状,运用结构性假设,弗洛伊德又对焦虑提出了新的理论。下面我们将对此进行概括性介绍。

认识抑制、症状和焦虑三者之间的关系极为重要。这是弗洛伊德关于焦虑的第二理论。这在我们经常引用的弗洛伊德名为《超越快乐原则》和《自我与本我》这两本早期著作中已有所阐述,对此我们在本书的第二、第三两章也曾作过介绍。这两本专著阐述了对焦虑的基本观点,也包含了有别于现代精神分折理论的基本概念。这些概念涉及到了内驱力相结构假设的双重理论。这使人们得以寻求一种比过去更一致和更方便的方法去观察心理现象,同时了解其内部复杂的相互关系。有关的新理论也大大地促进了精神分析的临床应用。自我分析的发展,以及从这些新理论提出以后而形成起来的精神分析自我心理学的发展,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弗洛伊德还在他的几篇论文中分别阐明了这些新理论应如何有效地应用于临床的问题。《抑制、症状与焦虑》一书是这一临床应用最成功的范例。书中,弗洛伊德成功地促进了焦虑理论的临床应用。这一理论是建立在由结构假设而产生的领悟的基础上的。

为了对这一新理论有更好的理解,我们首先要认识到的是,弗洛伊德认为焦虑是有生物遗传基础的。也就是说,他相信,人的器官先天就具有我们称之为焦虑的、利用心理和生理表现来进行反应的能力。他还认为,在人类,也如低级动物那样,这种能力对个体具有确定的生存价值,至少在人类的“自然”状态下是如此。假若一个人没有双亲的保护就不能战胜任何危险的事物,那么,很快他就得毁灭。

因而,在其焦虑理论中,弗洛伊德既没有说明焦虑的性质,也没有说明焦虑的起因,而只是阐述了焦虑在人的精神生活中的重要地位。正如我们所了解的,弗洛伊德在《抑制、症状与焦虑》一书中所提出的观念部分也包括了他早期的理论,同时又部分地大大超出了这些观念。

弗洛伊德改变了自己早期的重要理论。例如,他放弃了里比多释放的障碍转变为焦虑的观点。他把研究方向转向临床,并运用两例儿童期恐怖症的详细描述与研讨来证明他新见解的有效性。

在新理论中,弗洛伊德提出了焦虑的外在表现和他称之为“创伤情境”或“危险情境”之间的关系。首先,他将之定义为一种情境。在这种情境里,人的心理被一种过分强烈,以至于既不能控制又不能释放的刺激流所冲击。这时,焦虑就自然地产生。

由于控制外来刺激和有效地释放这种刺激都是自我功能的一部分,因此,在生命的早期,自我仍很软弱且未成熟之时,创伤性刺激就常常发生。弗洛伊德认为,婴儿出生时所经受的体验,是创伤情境的原型。那时,婴儿就受到体外和内脏感觉的刺激,并产生弗洛伊德称之为焦虑表现的反应。
12
 楼主| 发表于 2018-12-10 09:08 | 只看该作者
精神分析入门·第四章心理结构(之二)3

弗洛伊德把出生过程看作是伴有焦虑的创伤情境,可见于后来在心理学上有显著意义的创伤情境的原型,并与他的新理论相符合。奥托•兰克(1924年)试图在临床上比弗洛伊德更广泛地应用这一理论,甚至超出了弗洛伊德本人所提出的观念和做法。他认为,凡是神经症者的病源都可以追溯到出生时的创伤,并且可以通过重新呈现这种创伤让患者意识到它,病就可以得到治愈。兰克的观点在当时引起了精神分析学界的轰动,但很快就平息了下来。

弗洛伊德在他的论文中,对新生婴儿发生的心理创伤给予了很大的注意。下面是他所阐述的这种创伤情境的例子,即婴儿对母亲的依赖,不仅是为了满足大部分的身体需要,而且也是为了本能上的满足,至少在出生后的几个月内,婴儿的体验主要是与身体需要的满足相联系的。例如,给婴儿喂奶,不仅需要吃饱,而且还要体验到与口腔刺激相联系的本能快感以及双亲爱抚、怀抱和温暖等所体验到的快感。起初婴儿还没有能力由自己来实现这些本能的快感,这时只有靠母亲才能实现这些快感。假若没有了母亲,那么,婴儿那些只有通过母亲才能得到满足的本能需要往后就会发展成为一种创伤情境。因为,婴儿的自我还没有充分发展到能够通过控制内驱力欲望以推延满足,以避免刺激的冲击而崩溃的程度。由于既不能控制,又不能适当地宣泄这种刺激,焦虑就会随之发生。

以上所列事例都是具有代表性的。由刺激的冲击所增强的原始而自发的焦虑属于内源性焦虑。它来自内驱力的作用,或更精确地说是来自本我的作用。据此,我们所谈及的自发型焦虑有时就被视为“本我焦虑”。然而,这个名称至今已很少延用了,因为这会引起误解,以为本我是焦虑的发源地。事实上,弗洛伊德在其结构假设的理论中,认为自我是所有情绪的发源地,对任何情绪的体验都是自我的功能。按照这个理论,自我必然也是焦虑情绪的发源地。那种认为本我是自发引起的焦虑的发源地的观点,容易使人产生误解,使得自我很难以不同的形式而存在。实际上,正如我们前面所述,在小小的婴儿身上只能有自我的雏形,或者说自我与本我相差无几,很难区分开来。不过,无论如何,对早期儿童来说,自我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区分的。它也确实是焦虑的发源地。

弗洛伊德还认为,心理结构对刺激进行反应的倾向和能力,即产生焦虑的倾向和能力贯穿整个人生。换言之,创伤情境可以发生在任何年龄。这种情境,在生命的早期阶段由于自我尚未成熟而会经常发生,随着自我的发展,对来自内部或外部刺激的控制和宣泄的能力也就越来越强。读者应当记住,只有当刺激不能被适当地控制或疏导时,这种情境才会变为创伤性的,并且随之而产生焦虑。

假如弗洛伊德有关出生过程是后来创伤原型的假定是正确的话,那么,出生时的体验主要是一种外来刺激所引起的创伤情境。另外的情况下,由内驱力所产生的刺激则来自内部。如同母亲没能满足婴儿的需要,本我就会喧嚷起来,并要求母亲给予满足。

就我们所知,本我欲望未实现而产生创伤情境在生命早期最常见,也最重要。弗洛伊德认为,这些情境发生在生命的以后阶段就表现为现实焦虑性神经症(见第八章)。那些病人所患的焦虑,事实上是由于性驱力能量因外部的干扰没能得到适当的释放所造成的。

然而,由于现实神经症十分罕见,弗洛伊德的这个观点是缺乏实践意义的。这一基本观点的另一方面的应用对临床实践可能更有意义一些,即成年人的所谓创伤神经症,例如战争神经症和弹震神经症,确是由外部刺激而产生焦虑的结果。弗洛伊德提出了这一观点并得到了很多作者的证实。事实上,弗洛伊德(1926年)认为:创伤神经症并不是由单一因素造成,而是有较深层次的人格参与的。

弗洛伊德关于创伤情境和在此情境中焦虑自发产生的观点,可以看作是他的新的焦虑理论的第一部分。虽然焦虑理论有别于他早期有关焦虑产生原因的理论,但还是有密切关系的。弗洛伊德早期的观点认为,焦虑是里比多的转化,而他后来的观点则变为焦虑可以是,也可以不是来自内驱力的刺激。

我们将弗洛伊德新理论的第一部分总结如下:

(1)当人的心理受到的刺激太强以至于不能控制和宣泄时,焦虑就会自发产生。

(2)刺激可能来自于体内或体外,但更多地来自本我,即内驱力。

(3)当焦虑按照这个模式自发产生的时候,这种情境称为创伤情境。

(4)婴儿的出生被认为是这种创伤情境的原型。

(5)自发焦虑的发生是婴儿的特点,因为在婴儿阶段,自我还未发展成熟;如果焦虑发生在成年人身上,我们称之为现实焦虑神经症。

弗洛伊德新理论的第二部分,是儿童在生长过程中学习应付创伤情境的来临,并在创伤到来之前以焦虑的形式作出反应,弗洛伊德把这种超前焦虑称为信号焦虑,它是由危险情境或对危险即将来临的感受而产生的,是自我的功能,并用于启动自我控制力量,以应付或避免创伤性情境的发生。

对“危险情境”意义的阐述,弗洛伊德又以离开母亲的婴儿为例。他认为,婴儿会以母亲的存在作为满足的对象.以达到其个人需要的满足,否则创伤或焦虑就会自发地产生。弗洛伊德指出:婴儿的自我发展到一定阶段,将会认识到母亲的离去和在母亲离去之后所自发产生的焦虑的极端不愉快体验这两者之间的关系。换言之,自我能意识到,如果母亲就在跟前,焦虑就不会发生;假如母亲离去,焦虑就会发生。其结果是,自我把与母亲的分离当作“危险情境”即当母亲不在时,来向本我的为满足需要的迫切欲望就变成了创伤情境。

对于这样的危险情境,儿童将怎样反应呢?由于每个人都有过儿童时期的体验,因而对此并不陌生。儿童表现出各种不快以阻止母亲离开或呼唤母亲回来。然而,弗洛伊德对于婴儿的内在心理活动,比起试图去改变外部环境的各种自我活动更感到兴趣。他指出,在:危险情境之中,自我以自身产生焦虑的形式进行反应。由于这时自我所产生的焦虑是作为危险信号的,因而他称之为信号焦虑。

在继续讨论之前,让我们先来看看,自我怎样主动地产生焦虑,是作为一种信号,抑或是为了其他目的?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取决于我们对自我的所有相关的功能的回忆情况如何。我们相信,在危险情境中,自我的某些功能,如感知觉、记忆、某种思维过程等,与对危险的认知有关;而自我的其他部分或者其他自我功能对危险所进行的反应被称为焦虑。诚然,我们可以从临床经验中推测,对危险的知觉也许会产生对创伤情境的幻想,而这种幻想就是信号焦虑的起因。这个推测是否正确暂且不提,我们可以说,某些自我功能承担着对危险进行认知的责任,而另外的功能则用焦虑来对危险进行反应

让我们继续用弗洛伊德的观点讨沦,当自我认识到危险情境,并发出信号焦虑来进行反应时,将会发生什么。我们以此时有快乐原则的参与为出发点。信号焦虑意味着不愉快,而且越是焦虑越是不愉快。可以说,焦虑的强烈程度与自我对危险的严重程度和/或危险的紧迫性成正比。因此,我们可以预期,在任何情况下,危险情境会引起相应的焦虑和不愉快,而这种不愉快又会自发地转化为动作。这就是弗洛伊德所说的万能的快乐原则。快乐原则的作用是赋予自我必要的力量,以阻止可能会强化危险情境的本我冲动。以一个离开母亲的婴儿为例,这些冲动可能表现为渴求得到母亲的照护和抚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联系我们|免责声明|关于我们|招贤纳士|客户见证|广告投放|
Powered by Discuz! © 2001-2012 心网.心理咨询网(xlzx.com) ( 粤ICP-05005750号 ).
咨询预约:400-080-1200|心网总部:0755-88828310|电子邮箱:webmaster@xlzx.com|深圳市心网信息咨询有限公司查看地址
给每一颗漂泊的心以停驻,给每一个陌生或者熟悉的人以温暖和放松,给你感动,给你一份值得珍藏的美好回忆,让我们彼此相依相伴,一起踏上漫漫人生路。
心网.十一年  第一家综合型心理学服务平台
百家乐论坛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网站地图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申博正网001 太阳会网娱乐 太阳城2007 网上百家乐赌场
澳门太阳城sunbet娱乐官网登入 通博彩票网赌场登入 6762彩票网新疆时时彩 cc娱乐平台登录登入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 百家乐论坛